水源村的精准扶贫之路-华声在线·华声会
banner
当前位置: 华声会 > 公益&慈善 > 水源村的精准扶贫之路

水源村的精准扶贫之路

编辑:许胜 时间:2016-12-09 07:52:30 | 来源:华声会 | 点击量:14045 次

文/华声在线 熊松林

 

因为和湖南发展研究中心的朱学农同志探讨“三农”问题,有缘结识了省人大常委会扶贫点的队长肖诗军同志。为了寻找感觉,我们相约去他的点村——株洲市茶陵县虎踞镇水源村。

1481265895_1491677767.jpg

 远眺水源村,山水辉映

 

肖队长是正团职军转干部,说话做事还保持着雷厉风行的军人风格,虽年近半百,仍像小伙子一样风风火火。巧的是,他的搭档、工作队员曾德胜同志,也是一位有十多年军龄的军转干部。他们的组合,貌似一个战斗小分队,只不过他们现在打的是扶贫攻坚战,并且要求他们攻得“准”、打得“精”。

 

自从接手扶贫工作,这对军人组合就憋足了劲,他们不仅要出色完成任务,还要由此证明自己:军转干部也不是吃素的!

 

 1481265929_1135180159.jpg

老肖的“指挥部”——卧室兼办公室

 

从“扶贫”到“精准扶贫”,扶贫工作已经升级。笔者作为曾经的扶贫队员,对于扶贫及其“三农”,可谓感慨良多。见肖组长是个豪率人,我也就直言不讳了:

 

“精准扶贫”要做到“精准”,势必要求我们选择扶贫队员要精准——这可是一项不易精准的工作,毕竟谁也没在这方面表现出能力,他们被单位派去扶贫具有很多偶然性,而他们究竟能拿出多大心力投入扶贫也是不确定的;

要求才进入农村不久的工作队在短时间制订出一条精准扶贫规划,这是一项高难度动作;

产业扶贫的想法是好的,可农村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

就算贫困户依靠助力暂时脱贫了,可当工作队走了以后,如何保证他们不再返贫呢?

当精壮劳动力大多远离了家园,如何焕发农村的活力?

扶贫也许只能暂时缓解“三农”问题,党政事业单位的扶贫,也许只能作为权宜之计,今后的扶贫工作如何常态化?

……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一行到了水源村,在这里细细考察了两天,有些不甚明了的问题有了答案,关于一些深度问题的思路也更清晰了。在这里,我们不仅看到了工作队进驻之后的巨大变化,更是想象到了日后的美丽乡村远景——那将是一个理想的桃花源,未来农村的样板。由此,我们切身感受到了一个有能力、有情怀、有干劲的扶贫队员的重要性。

 

水源村的做法、经验也许是非典型性的,但工作队遇到的问题和提供的解决方案无疑具有普遍意义。在此,笔者不惜一点点发掘出来,供同道参考、借鉴。

 

 

▌路,精准扶贫的起点;输血,既为农村基础建设续命,也为脱贫致富奠基

 

所有的扶贫工作队首先都会面临一个问题:精准扶贫千头万绪,切入点在哪里?而所有的贫困村几乎都有一个普遍现象:没有一条像样的路。

 

修路,几乎是扶贫的常规动作,水源村也不例外。这个有着10多公里纵深的偏远山村,进出只有一条不过3米宽的简易公路,常年阻碍着山里山外的自由交往。工作队决定把路基拓宽到11米、将6.5米的双车道铺上柏油,同时硬化通组道路、改造水网电网,等等。因为他们要“打造生态农业休闲村”、 实现“水源梦”,如果没有相应的配套设施,要从根本上脱贫致富,等同于痴人说梦。

 1481266220_1866930707.png

云遮雾罩中,拖累现代文明进程的逼窄山路行将作古

 

工作队把路加得很宽,也把自己逼得很累——如果仅仅从完成基本任务出发,他们完全没必要把自己搞得如此苦逼。仅仅路改一项,初步预算就得耗资2000余万!

 1481266259_907843033.png

即将建成的“花溪路”——引领水源未来的康庄大道

 

工作队的筹款方式是:上面跑一点,扶贫资金挤一点,当地市、县配套一点。为了跑项目、要资金,两位队员说不清跑过了多少部门、找过了多少次有关领导,还曾经在某厅苦等某领导3个多小时。如若不是拉着人大的虎皮做大旗,不卑不亢、理直气壮,两位本是坐机关的主,倒像似一对上访群众了。

 

 

▌规划,就是把准脉、开对处方:让农村找回自信!

 

做规划,是最能体现综合能力的技术活。扶贫规划,可不是“纸上画画、墙上挂挂″的玩艺——那是需要量身订做、日后兑现的硬指标。规划有大、中、小和远、中、近,弄个近期能实现的小目标,自然轻松讨巧,而且也不会受到非议。

 

 1481266657_1571719133.png

在指挥员眼里,规划就是精准的战略部署

 

水源村的规划,那根本就是一个立足长远的、系统的大规划,是把自己全身心投进去还不够用的。我们来看看这个规划是怎么出炉的,两位工作队员为什么非要这样做。

 1481266720_663989677.png

在云阳山旅游区边,这里的山岚如诗如梦。这里是神农氏传说地,这里有茶马古道,徐霞客曾在此游过、住过 

 1481266782_1362248016.png

这里的山泉清又纯,富含矿物质。水中有石蛙,物种丰富

 1481266800_849101567.png

山底下四通八达的溶洞群——麻叶洞,迷宫一般,钟乳石光怪陆离 

 1481266824_647728705.png

漫山遍野的翠竹林,杂花生树,天然氧吧

 1481266849_1332060526.png

山坳里,分布着常年用泉水灌溉的梯田

 

水源村的地理条件具有特珠性,水源村的贫困却具有普遍性:基础设施薄弱、村民文化素质不高、思想观念滞后。水源村像一块埋在尘土中的璞玉,水源人是坐拥宝山而受穷——他们能想到的脱贫致富之路,除了打工挣钱做小生意(全村有三公之一的人在外),就是暴殄天物:污染严重的集约化养殖、破坏环境的开山采石。

 

面对如此状况,如果你摸摸良心、讲讲党性,本着对村民、对子孙后代负责的态度,你应该做出怎能样的规划呢?

扶贫工作可以有无数种选择,而面对水源村这块蒙尘璞玉,两位工作队员却别无选择:他们要尽力保护它、精心雕琢它,让她熠熠闪光,世世代代照亮山里山外人的前行之路——同时也让自己的人生增加一份精彩!

 

两位工作队员认为,农村的根本优势在于它的乡村属性:它的山清水秀、生态食品、乡野情趣以及乡里人的原生态质朴…本身就是一种财富,无与伦比的财富,农村的核心竞争力就在这里!

 

 1481266888_832966701.png

曾经的杀鸡取卵式开发,青山被剥去了“头皮”

 

多年来,我们陷入了一种误区:我们单单用经济去衡量农村,强行把它城镇化、工业化,并告诉农村人“这就是文明、这就是幸福”,让他们接受本末倒置的价值观,他们也的确丟掉了仅有的一丝自信,带着自卑努力去做一个准城镇人。然而,绝大多数农民却越来越没有自信,终至抛荒了自己的家园,成为城市的二等公民!

 

工作队要做的精准扶贫,就是找回农村应该有的自信!他们认为,当物质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农村就该像个农村,农村就该有农村的个性,农村就该以农村的特色傲立于世! 

 

1481266937_139781479.png

农村就该有农村的样子(村中水库,未来乡间游的景点之一)!

 

工作队不是把农村强行往城市拉,抹杀农村特色,而是要在科学发展观下彰显农村特色。“发展生态新农业、繁荣水源新农村、造就幸福新农民”——这,就是规划的内核,也是水源村精准扶贫的亮点。

 

“五个1+1”设想,“生态与产业协调,经济与文化齐飞”的“水源梦”,已经远远超出了脱贫的范畴,那是美丽乡村的梦想,也是两位队员的情怀所在!

 

▌打造农村可持续发展产业,关键在于能否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系统

 

 

水源村确定了几个立足于本地特点的“3+X”生态产业:“3”指特色农业、经济林业、养殖产业——这是先期发展并可马上见效的产业;“X”指开发水资源、旅游资源、餐饮服务等——是中、后期逐渐发展的增值产业。他们坚信,水源村的农业优势就在于生态、环保。为了打造青山碧水下的水源金字招牌,工作队进村之后,在环保方面做了苛刻的规定:严禁破坏村里的自然资源,严禁种植业使用有毒农药、化肥,要求养殖业一律使用天然饲料,并为此强制关停了采石场,拆掉了饲料鸡场、猪场、渔场。 工作组要求水源村做到“4个没有”:没有工业污染,没有荒山荒田,没有地痞懒汉,没有歪风邪气。

 

 1481266997_1289452678.png

关停的采石场,留下锈迹斑斑的机械,似乎还不舍得走

 

壮大可持续发展的农业产业,是扶贫致富的根本出路。水源村的产业发展模式是“抱团取暖”:几位村干部各自牵头一个产业,各组建一个合作社,优先贫困户入股、用工。村里先后成立种养合作社5个,流转土地600多亩。

 

没有启动资金,工作队主动借;流动资金不够了,工作队赶紧凑;找不到市场,两位队员带头搞推销;合作社有了纠纷,工作队苦口婆心去调解……真正是“扶上马,送一程”。刚刚萌芽的合作社,伤不起!

 

1481267051_1673127153.png

各个产业按照轻重缓急落了地

1481267091_915451659.png

村支书罗春珠带头养跑山鸡

 1481267114_138014043.png

因为勇当脱贫致富带头人,罗支书荣获全省“百名最美扶贫人”

 1481267400_1869638710.png

在株洲市农科所指导下,村主任组建了生态蔬菜合作社

 

 1481267422_1298082616.png

株洲市农科所的试验点,妇女主任、老支书牵头的优质稻合作社

 1481267463_1198861775.png

拳头产品:用泉水灌溉、不用化肥、农药,以稻田鸭除虫的“鸭稻”香米

 1481267484_1523585693.png

村民也开始跟着养起石蛙、乌鸡了!

 

 1481269560_1396536147.png

纯粮土酿的麻叶竹酒,很土很温厚,别有一种清香

 

工作队的设计思路是这样:让村里的能人带头先把环保生态产业做起来,产生致富示范效应,从而带动村民参与、跟进,让贫困户有长期稳定的收益——这是小平同志“先富带动后富”的理念。

 

当越来越多的村民在家乡就能获得不错的收入,即便它暂时还和外去打工有点差距,也可留住部分准备外去的村民,毕竟在家有照顾老人小孩等等方便;当这类收入接近或超过外出的出入后,相信绝大多数村民都不会选择背井离乡。由此吸引农民工回流,空心化了的农村才能焕发生机,才会产生活力。

 

一个有楼房、有产业、有小车的农民,即便他的社会、文化、生活比城镇居民差一点,其获得的尊严感肯定比寄居城市强。如果不能唤起村民的自豪感和主人翁意识,“美丽乡村”注定是一句空话!

 

当农村找到了自信,农民找到了“农场主”的尊严,“三农”死结就有解了——但前提是必须先把产业做起来,把农村的社会、文化、生活氛围搞好。

 1481269626_839992948.png

在建的村民服务中心——全村的“首都”,政治、经济、文化活动中心

 

 

 1481269661_45635986.png

修路挖出的顽石,竟是天然艺术品——马王,即将装点村民文化活动广场

 1481269700_932274496.png

废弃的小学,被改建成普惠性幼儿园,校车可以接送到家了

 1481269742_1714664981.png

为住房困难户所建的安置房,每套近60平米,标准还蛮高

 1481269759_1139382162.png

路宽了,收冬笋等土特产的小贩也进村了

 

▌市场啊市场,如何才能给生态农产品一个合理空间?! 

 

工作组认识到:现有农产品的问题,一是没有找准自身定位及其生态环保方面的核心价值;二是走不出去,走出去之后也打不开市场——小规模、高成本的生态农产品,在和集约化农产品的价格战中必然败阵;三是农民和专业营销团队对垒,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对手。工作队要带着这样一支“土八路”去开拓市场,其难度可想而知!因此,他们的营销手段注定是非常规、非典型性的。

 

在批量销售方面,他们以省人大常委会扶贫点做背书,利用自身的人脉资源,到处找公司收购、代销,先后对接江山茶业集团、茶祖印象集团、邵东中药、龙华牧业公司等企业,并与步步高集团签订了常年供销协议。

 

两位以自己的人格作担保,打着“原生态、原产地”招牌,不遗余力开发自己的人缘市场,在朋友圈发广告,在熟人圈子里搞推销。他们是典型的微商,建了“党员群”、“村民群”、“能人群”、“对外合作群”,利用互联网做生意的同时,也有意传播现代文明、培养人才。

 

 1481269813_1127902697.png

回城的车里,总是塞满了土特产;如果没有推销完,他们就销给自己——合作社赔不起!

 

对于生态农产品,哪怕贵一点,其实仍有相当大的市场需求,但社会诚信的缺失,无端阻隔碍着供、需通路——现在,只能通过他们的个人诚信打通这一环,由他们充当有效中介——只是这种链接还太弱、太窄,也不是长久之计。可除此之外,整个社会目前尚没有一个根本解决办法。

 

 1481269832_1495693400.png

这样的土菜、土鸡蛋,尝过了才知它们的好

 

在两位工作队员的努力下,目前跑山鸡及其鸡蛋在陆续出售,香米销售势头良好,蔬菜已按标准化流程源源不断供应步步高超市……水源的生态产品已有一定的口碑,回头客在增多,村民也开始接触阿里、淘宝等电商平台,在尝试做农产品电商。近期,通过省人大领导的牵线搭桥,一些旅投公司来村考察后,纷纷对水源的旅游资源表示强烈兴趣。

 

【结语】

离开水源村,我们的感觉是欣慰的,毕竟在工作队的领导下,全村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各项产业和社会氛围都在向好,可以预料,照此势头,在不远的将来,这里将如愿成为云阳山风景区的又一颗明珠;中国的农村大地,又多了一个真正像农村的的现代农村。同时,我们的心情又是忐忑的,甚而至于有些沉重:如若不是两位工作队员有眼光、有能力,并且有情怀,加上拼老命实干,如若不是背靠省人大机关这样一棵大树,水源村的盘子怎么可能做得如此巨大、如此系统化?假如工作队期满撤回,那些中后期规划能否正常运行?即便以两位的背景,扶贫资金还经常不能准时到位,扶贫款项还要经常缩水;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国家一系列惠农政策还经常不能到村,什么小额贷款、农机补贴、大棚蔬菜补贴……村民几乎没有听说!如此种种,并非杞人之忧!我们希望,精准扶贫之路越走越通畅;更希望,精准扶贫之后,我们不再如此扶贫!

 

专题推荐 more>>
要闻
活动精选
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