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程序“惊艳”亮相,创业者们的狂躁与迷思-华声在线·华声会
bhfdghfdgfdgfd
当前位置: 华声会 > 经济 > 小程序“惊艳”亮相,创业者们的狂躁与迷思

小程序“惊艳”亮相,创业者们的狂躁与迷思

编辑: 时间:2017-01-09 01:41:25 | 来源:钛媒体 | 点击量:10504 次

文/苏建勋 


此文希望让你第一时间完整理解小程序和围绕小程序的人们。观音为了让孙悟空不再撒泼,强绑金箍;张小龙为了实现“用完即走”,也给小程序扣上了枷锁,可即使戴着锁链,“悟空们”依旧想寻求突围。

如约而至,今天(1月9日)凌晨,你的微信”发现”里可能突然就出现了小程序入口,前提是你的微信更新至iOS6.5.3版本或Android6.5.3版本。如果你是安卓用户,还可以把小程序发送到桌面,在桌面上它看起来就像一个App无疑。

一时间,钛媒体记者看到的是整个朋友圈的不眠之夜,有兴奋背后的狂躁不安,也有仍然一头雾水背后的焦虑茫然。今天凌晨7点,微信官方发布了小程序官方指南,半小时即阅读过10万+。雾纱看似已掀开,却也给充满期待的人们留下了更多迷思。

可以什么?不可以什么?

1、有微信入口,就在微信发现里。其余没有入口。但是没有聚合和推荐,只有你打开过的小程序才能出现在列表里。

2、可以被分享,直接打开小程序后即可分享给你的好友或者微信群。但是注意了,不能分享到朋友圈。


3、可以被搜索,但是只能微信内部搜索,且只能精准搜索,不能关联搜索。比如名叫“小程序示例”的小程序,你搜索“小程序”也搜不出来。


4、可以绑定同一公司名下的公众号。但一个小程序最多只能绑定一个公众号,一个公众号可以绑定五个小程序。

5、可以二维码扫码,不可以手机微信二维码直接识别,即封锁了一切线上引流渠道。

6、可以发现附近小程序,即这是一个基于位置的线下服务需求。

7、可以发布客服通知。但没有粉丝没有订阅也没有关注,意味着消息只能发给你的“客户”。

综上所述,小程序并不沉淀社交关系,也不沉淀订阅或粉丝关系,目前并不适合任何一个阅读型媒体和社交类应用,微信订阅号和高频属性(社交、媒体等)App仍不可取代。小程序更像一个连接线下服务的线上入口。冲击最大的,一定先从那些纯工具型应用App和部分低频应用开始。

然而,也许又不仅如此。小程序的野心,直指连接整个线下与虚拟未来。

线下!线下!

12 月 28 日,餐饮 SaaS 服务平台“美味不用等”内部的一个微信群炸开了锅。在这个名为“微信小程序搞起”的群组中,所有人都关注着远在广州进行的微信公开课,极少露面的微信创始人张小龙首次揭晓了围绕“小程序”的种种疑团。

“没有入口、无应用商店、不做订阅、不能推送、不能分享到朋友圈、不做游戏、不协助引流、和公众号相互独立”——当张小龙用解答的形式,否定了小程序在微信内部的种种分发方式后,美味不用等“微信小程序搞起”的群组讨论迎来一波高潮。

12月28日,张小龙在广州举行的“微信公开课”上首次揭秘“小程序”

“这挺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前我们认为微信会以应用商店、或者类似公众号订阅的方式做小程序,现在来看,按照这个想法去做开发的公司都要被坑了。”美味不用等用户平台事业部总经理赵妍对钛媒体记者说到。

不过让赵妍略感欣慰的是,小程序在微信里的红利虽然被终结了,但是“扫一扫”的调用方式明显适用于更多的线下场景,作为餐厅服务商的美味不用等也迅速在小程序的功能上作出调整,比如将排队取号、订位等环节转移到了线下二维码中,还添加了点菜、结账等功能。

相比美味不用等这种具备线下服务场景的公司,赵妍口中“被坑了”的对象偏向于纯线上经营的业务,它们更需要在小程序“八项规定”宣布后作出调整,在新的规则下挖掘其他的流量入口。

“一开始的确是为了争取微信的流量。”轻芒联合创始人范怀宇告诉钛媒体记者。“轻芒”是前豌豆荚创始人王俊煜的创业项目,去年九月刚刚更新到1.0.1版本,但几乎是在同时,轻芒开发了小程序。而现在,轻芒团队一方面降低了对小程序的期待值,一方面寻求新的场景开发功能。

从去年九月微信首次开放 200 个小程序内测名额至今,微信内部平台已有 20 万人注册开发小程序。而在 1 月 9 日微信小程序正式上线以前,一切仍然是未知的。

规则的突围者

从小程序初显雏形的第一天开始,创业者和开发者就不停揣测着这项改变带来的价值,随着规则一天天明确,他们的困惑不断被解答,但又会随之陷入到新的迷茫当中。

距离小程序发布还有十天,不少人已经在微信 Android 测试版本中发现了小程序列表入口(和目前微信官方公布的入口完全一致);距离小程序发布还有三天,微信更新了小程序服务范围,添加了热门的共享、直播门类。

微信小程序服务分类新版


火速移动的 CEO 赵九州在他建立的“小程序应用交流群”中不断回答着开发者们的疑惑。“能不能在小程序里插入广告?直播、社交类小程序怎么做?有没有可能出现爆款小程序?”赵九州一一回复,但他的每一个答案又会引发出更多问题。好在围绕小程序的群、论坛、社区已层出不穷,每个人的疑惑似乎都能得到解决。

和公众号步履瞒珊的起步不同,微信 8 亿用户的流量价值让小程序宛如“喊着金汤匙出生”,甚至在小程序本体还未上线的情况下,与之相关的生态已逐步建立起来。

有帮助 B 端客户“一键生成小程序”的,赵九州的火速移动能为电商、O2O、工具等应用的开发者提供模板,通过简单的拖拽等操作在 10 分钟内就能完成一套小程序的制作;有帮助小程序开发者提供流量监控的,数据分析公司 Growing IO 三个月前就准备好了服务企业小程序入口的 SaaS 工具;甚至连张小龙有意回避的“应用商店”功能,应用推荐类媒体 AppSo 也做出了号称“国内第一家小程序商店”,试图将自己推荐 APP 的权威延续到小程序上。

应用推荐媒体 AppSo 旗下的小程序商店,用户点击“尝鲜”即可获取二维码扫描使用相应的小程序。

但生态的完善程度并不能与他们价值的大小成正比。在钛媒体记者针对小程序开发者的采访中,“先做再看”、“说不定会有机会”、“还在摸索”这样的回复不时出现,不少创业者抱有一种取巧心理,反正开发难度也不高,试一试没有损失,说不定能火一把?

观音为了让孙悟空不再撒泼,将一顶金箍戴到了猴子头上;张小龙为了实现小程序“用完即走”的产品理想,不再重蹈公众号乱象的覆辙,也为小程序扣上了枷锁,可即使戴着锁链,人们也试图寻求一种方法,在不得不遵守微信规则的前提下尝试实现功能、规模、或者口碑上的突围。

突破口在哪?

遵守规则已然是既成事实,而微信封闭的生态与严格的审核机制让小程序开发者处处受挫,那么,小程序的价值究竟会落地何处?这个突破口会在哪里?

美味不用等是最先感知到小程序应用场景的公司之一。前文中曾提到他们为研发小程序组建了“微信小程序搞起”的沟通群,除此之外,他们还有另一个群,叫做“美味不用等@小程序内测沟通”。

这个略显正经的群组建于 2016 年 11 月 9 日,但它的组织者并不是美味不用等的员工,而是微信小程序的官方开发团队,赵妍回忆到,当他们提交了美味不用等第一个版本的小程序 Demo 后,微信主动联系了他们,并在后期测试开发与功能补充方面作出建议。

有公开报道显示,微信内部负责开发小程序的团队不过二三十人,这就意味着微信并不能为每一家做小程序的公司“开小灶”。而在微信与美味不用等持续沟通的两个多月里,一个小细节让赵妍印象颇深——在微信提出的诸多建议中,有一次特别叮嘱美味不用等,要在小程序线下调用二维码的环节增加“分享”功能。

“微信想延伸线下场景,但他们没有布置二维码的能力,就想依靠服务商去解决入口的问题。”赵妍对钛媒体记者说到。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美味不用等能得到微信官方的格外青睐——除了其 C 轮投资方大众点评具有腾讯系相关背景之外,美味不用等在线下通过预订、排队、点菜等服务覆盖的 200 个城市与 4 万家餐厅,正是微信渴望连接的线下场景之一。

凭借在线下具备的场景潜力,“美味不用等”成为微信小程序团队主推的应用之一,在微信公开课下半场的活动中也被当作范例进行展示


再看微信第一批邀约内测的公司:京东、携程、去哪儿、艺龙、大众点评、美团、猫眼、微票儿……有线下业务场景的 O2O 与电商不在少数。而在张小龙去年 12 月 28 日揭晓小程序的当天,下午分会场上微信官方用作范例演示的小程序 Demo ,也来自携程、美味不用等、微票儿等几家公司。

越来越多的公司正意识到这一点,但欣喜之余,他们又会得出一个略为残酷的事实:有能力撬动线下场景的公司,往往需要具备雄厚的资本与大规模传播的品牌效应,而具备这两者的,依旧还是那么几个头部企业。

但希望仍然存在。腾讯云高级产品经理刘永峰曾为钛媒体分享过“小程序”落地的场景化。他认为目前线上和线下是割裂的,并没有进行深度的融合,而传统的 APP 模式是一种信息孤岛,微信小程序则消除了这种信息孤岛,每个小程序都是入口,小程序和小程序之间也得以实现联通。

轻芒团队也将“摸索场景”当作小程序开发的重心。“我们现在想到的是,比如你去咖啡馆,就可以通过扫二维码阅读一些与咖啡有关的内容,还可以将这部分内容分享到你的好友或者群组,邀请大家共同阅读或者协作笔记。”范怀宇这样对钛媒体记者形容他看好的内容类小程序在线下的实现场景。

小程序与大野心

赵九州在小程序发布的前一夜无法入眠,他看着火速移动开发者平台上不断增长的数字,心中却五味杂陈。

“我打算给这些人泼一些冷水。”赵九州说。

在火速移动目前登记的 2000 名小程序开发者中,依然有 90%的项目围绕纯线上的工具服务类,比如天气预报、日历、炒股等。在赵九州看来,工具只是第一步,重点仍然在连接线下服务,但由于不少开发者是技术出身,对市场趋势还是缺乏判断。

在火速移动的开发者社区中,有 90%的项目围绕纯线上的工具服务类


赵九州将小程序的发展进程分为三种状态:前三个月,大量纯线上工具涌现;三个月之后,小程序将延伸出更多形态,开发者开始考虑商业化;最后,没有价值的小程序被淘汰,真正有场景价值的应用被留下,人们逐渐减少 App 的使用频次,微信实现了更多场景的互联。

商业化确实是小程序当下形态的短板。企业协作应用“明道”也开发了小程序版本,但只提供“日程”一项服务,目的也是为了不与明道其它付费才能使用的高级功能相冲突。

“如果不是电商模式,小程序的商业化会很困难,已经具备自有流量的公司可以通过小程序去留住用户,再进行转化提升黏性。但一款新的应用做小程序,还是要想办法获取新用户,这就又回到原点了。”明道创始人任向晖对钛媒体记者说到。

除了在商业模式上警惕小程序带来的冲击,在企业的数据归属问题上,明道也尤其注意。任向晖就表示不会建立明道以外的用户账号体系。要知道,如果开发小程序的公司使用了微信提供的账号、支付等体系,随之产生的用户登录、交易信息就会流向微信数据库,在“数据”越来越值钱的现在,并不是每家公司都愿意将平台上积攒的这部分财产拱手相让。

资本市场大多也对小程序的火热冷眼相待。除了在商业化进程与数据隐私层面的考量,规模化是投资人关系的另一维度,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副总裁汪天凡认为小程序目前的问题是入口不清晰,只适合有线上传播能力、线下扫码场景的公司,以及有品牌认知度的服务,但如果只是“小市场、小利润、小工具”,他表示不会投资。

小程序到底能走多远?没有人能给出答案,但别忘了在小程序之前,我们还经历过 Html5 和服务号,如今前者被遗忘,后者被抛弃。

早在 2014 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马化腾就曾提出腾讯的目标是“连接一切”,如今看来,微信小程序成了实现这一目标最有力的武器,它一面以“开放”之名笑迎八方来客,一面又变作只进不出的貔貅,吃下现实世界中一切尚未被互联网化的弱连接场景,这是微信的野心,也是它前行的动力。

1 月 9 日 0:00 刚过,微信更新了版本,小程序正式上线。在一片喧嚣中,张小龙在朋友圈发布了一组图片,那是乔布斯 2007 年 1 月 9 日发布 iPhone 的场景,距离现在,正好过去了十年。


张小龙在小程序上线的同时,从朋友圈发出一组乔布斯十年前首次公布 iPhone的照片。


可故事,或许才刚刚开始。

专题推荐 more>>
要闻
活动精选
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