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德国第一大产业是什么-华声在线·华声会
banner
当前位置: 华声会 > 经济 > 揭秘德国第一大产业是什么

揭秘德国第一大产业是什么

编辑:许胜 时间:2017-01-11 07:43:29 | 来源:银行信息港 | 点击量:4019 次

作者:理财规划小编 

对德国社会现实的考察表明,即使福利制度资金充裕、运行良好,结果也仍然事与愿违。福利制度在表面上救助穷人的同时,制造出了更大更棘手的社会问题——穷人形成了对福利救济的依赖,丧失了工作伦理,彻底沦为无用的废人。正常的社会协作关系被打乱,社会被撕裂。在和贫穷的斗争中,福利制度赢得了战役的胜利,却在战略上陷入了全面被动。

 德国是经济发达国家,德国企业需要大量劳动力。也就是说,除了极少数健康问题严重的人,大多数人没有福利制度也照样可以凭工作生活得很好。如果目的是为了消除贫困,福利制度已经完全多余,至少应该大大压缩规模。节约出来的资金可用于投资生产,让社会整体蛋糕越来越大。

 但压缩福利规模谈何容易啊!事实上,德国的福利已经成为一项庞大的产业。不但无法压缩,反而以极高的速度在扩张。在这其中,表现出了现代社会问题的高度复杂性和难解性。

 德国第一大产业

 1484120443_1642262214.jpg 

可能很少有人会想到,按从业人员数量计算,德国最大的产业是社会救助产业,从业人员200万,相当于德国汽车业、建筑业、采矿业、钢铁业、渔业、飞机制造业及能源行业的从业人员数量总和。

 从单个组织机构的人数来说,德国最大的企业不是大众或者奔驰,也不是西门子或者拜耳,而是一家名为明爱会(Caritas)的天主教救助组织,旗下雇员总数超过50万人。其主要竞争对手新教的社会福利会,雇员总数超过45万人。

 按机构数量来说,救助产业也极为庞大。仅最大的几个慈善企业就拥有10万个“分支机构”——也就是设在各地的分公司。这相当于德国所有肉铺、面包店、药店和加油站数量的总和。

 至于德国救助产业的总产值,这是个很难说清楚的数字。救助机构可不像上市公司那样对外披露详尽的财务报告。外界对他们的财务情况知之甚少。专家们只能大致估算一下。据估算,德国救助产业每年总产值为1100亿-1400亿欧元。这其中,德国个人和机构每年捐赠大约为100亿欧元,来自保险业的有200亿欧元。其余部分则来自政府财政拨款。德国政府税收的五分之一流向了救助产业。

有人会问,福利救助难道不是私人慈善或者政府职能吗?为什么说是一个产业呢?这是因为,一方面,既然得到福利救济是公民的宪法权利,那么就不能让救助仅仅是私人慈善,那样看起来太不稳定太缺乏保障了。应该由政府财政提供稳定可靠的资金来源。私人捐赠只是一种次要的补充。

 另一方面,为了避免政府机构的官僚主义和低效率,德国政府把福利救助工作大量外包给私营机构去做,包括各类救助协会、慈善基金和私人救助企业,尽量避免政府机关直接去做。这样一来,救助业自然就是按照产业那样去发展了。

 眼镜蛇效应

1484120470_234359598.png 

 由于资金大部分来自政府税收,所以,虽然救助业被界定为公益性质,有免税待遇,条件是,盈余资金不能像一般企业企业那样分给投资者,而要继续投入到救助事业中去。

 这个规定很合理很有必要。没有这个规定,救助业的经营者就难免克扣福利资金,据为己有。只有规定其为公益性,才能确保来自纳税人的资金始终用于救助业,不被贪占也不被挪用。

 但是,现代社会问题的复杂性在这里就表现出来了。看上去很合理甚至必不可少的制度规定,却产生了预想不到的不良后果。

 既然公民或者福利救助是宪法权利,那么,政府就不能为救助资金设定一个上限,而是只要有符合条件的福利需求,就应该尽量满足。可想而知,这样一来,救助机构增加收入的主要办法就是增加“顾客”,也就是找到尽可能符合救助条件的人,找到一个,就可以去找政府要一份钱。

 于是,各种救助机构像下网捕鱼那样在各地搜寻。他们反复巡视社区,走遍每一条街道,耐心地寻找、发掘甚至培育下一个救助对象,把他们变成自己的顾客。一位德国市长抱怨说:很多不识字的人来提交教育方面的救助申请,申请书中却充满了教育专家才懂的专业词汇。统计表明,德国95%的人至少有一次成为救助机构的顾客。

 

两德统一初期,东德地区失业问题严重。德国政府成立了许多就业机构,帮助失业者找工作。多年以后,统一带来的失业问题早已不复存在,但众多就业机构却延续下来,并创造出一种独特的“失业经济”——靠帮助失业者找工作,甚至人为创造出只为解决失业的工作岗位,以获得来自政府的收入。

一位失业者,先是被就业公司指派了一个“工作”:观察一种受保护鸟类,四个人一组,只是观察,其他什么都不干。失业者觉得这比呆在家里还无聊,公司给他换了个“工作”:在图书馆里抄写一本关于腓特烈大帝的书。他拒绝了之后被安排到一间办公室里。八个月之内他的工作内容是:接了两个电话、取了几次邮件、把车开去加油两次。这样他还被称赞工作勤奋。

 在一个属于红十字会的衣物申领点,28个妇女被就业公司分配到了这里,工作是清洗、缝补、归类人们捐赠来的衣物。但几乎没人来申领这些衣物。一个月后,卡车送来下一批捐赠衣物,同时把上一批整理好的衣物拉走,处理成碎布卖掉。28位妇女工作的唯一意义就是让红十字会因为解决了就业问题而从政府那里得到补贴。

 很多失业者因为救济金足够生活而拒绝工作。其实,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就业机构更需要失业者。失业者是他们的顾客。如果失业者大量消失,那不但不是就业机构的成功,反而是他们彻头彻尾的失败。他们将因为失去顾客而收入减少。所以,大量长期失业者的存在,其实满足了救助业的需要。

 1484120520_1384752755.png

卫生专家惊讶地发现,按照统计数据,德国人的身体似乎正在整体退化。1994年-2010年,德国的残疾人数量增长了一倍。要知道,这个成倍增长是在二战中的致残者先后离世的背景下发生的。德国人的身体当然没有退化,只不过,符合残疾人定义的人大幅增加了。许许多多的健康人被救助机构鉴定为残疾人。目的当然人所共知。

 针对儿童的救助机构的工作尤其惊人。他们主要和下层阶级家庭的孩子打交道。他们非常乐于在这些孩子中发现残疾和学习障碍者。这可是“优质客户”。儿童在学习中难免会遇到一些问题和困难。正常家庭的家长绝不会稍遇困难就允许别人把自家孩子划入残疾人或者学习障碍者之列。事实上,经过学校、家长、孩子的共同努力,绝大多数问题和困难都会消失或解决。但很多下层阶级家庭却会轻易放弃,允许救助机构从此把孩子归为残疾人或学习障碍者。

 这样做的结果是,救助机构得到了一个长期客户,可孩子却被贴上了终身的标签。他们甚至还会得到残疾或者学习障碍的书面证明,并且从此真的以非正常人的身份度过一生。他们将很难进入正常学校教育——救助机构的特殊学校在等着他们,成年后,他们也很难进入正常劳动力市场。一个深受此害的人愤怒将这些救助机构斥为“慈善黑手党”。

专题推荐 more>>
要闻
活动精选
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