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穆斯林令引爆美国“颜色内战” 特朗普难以“攘中必先安内”-华声在线·华声会
banner
当前位置: 华声会 > 时评 > 反穆斯林令引爆美国“颜色内战” 特朗普难以“攘中必先安内”

反穆斯林令引爆美国“颜色内战” 特朗普难以“攘中必先安内”

编辑:许胜 时间:2017-02-07 02:47:51 | 来源:中华元智库 | 点击量:10902 次

文/ 吴裕彬

1.四处点火,为何放过中国?

特朗普刚刚正式就任美国总统三周,就已经言出必行雷厉风行,其印证了中华元智库此前判断——这位70岁的、踢开了前台政客傀儡直接掌权的资本寡头总统,会很果断地直接行动,不达目的不会罢休。


特朗普堪称有史以来最说到做到的美国总统,他甫一上任,立刻执行其竞选时承诺的百天计划,先是立刻废除了奥巴马医改方案;23日签署命令,正式退出TPP(环太平洋自由贸易伙伴关系);24日批准加拿大到美国的输油管道项目,当日晚间,他还宣布了开建美国与墨西哥之间的隔离墙;27日,签署“反穆斯林”禁令——在120天内暂停所有难民入境,在90天内暂停伊朗等7个国家公民入境,无限期禁止叙利亚难民入境;28日,他与澳大利亚总理通电话时,推翻了奥巴马政府允许澳大利亚难民进入美国的协议;30日,他签署了去金融监管的行政命令,这是他针对多德-弗兰克法案的第一步;31日,他指责欧元被“严重低估”,这被理解为对欧盟贸易战的前奏;紧接着,他批评日本政府操纵汇率;2月2日,他发推特称“伊朗因试射导弹已经被正式列入警告名单”,这使得美伊关系骤然紧张了起来。

然而最耐人寻味的是,对于特朗普在竞选中反复强调的最大对手——中国,特朗普却出奇的沉默,他没有像以往总统那样祝贺华裔春节,也没有对中国“开炮”。说得幽默一点,就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或者说是东线无战事。为什么会这样?


2.街头*革*命边缘的美国空前决裂

1486436123_1354259590.png

因为反政府尤其是反川普运动已经在美国如火如荼的展开,成千上万的人在美国的各大机场抗议白宫的“反穆斯林”禁令,要求政府放难民和被阻在机场的穆斯林入境。民主党可以说是动员了几乎所有的力量来反扑,在各地联邦法院向民主党倾向的法官状告白宫禁令违宪,组织各种反白宫集会游行等等,还有就是像下面这位参议院民主党领袖Chuck Schumer那样召开新闻发布会声泪俱下的谴责特朗普的禁令un-American(非美国的),un-American其实是反美国(anti-American)的委婉说法。主要民主党领袖召开新闻发布会谴责总统反美,这在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1486436135_1972413446.png

更为令人震惊的是,(如下图所示)笔者在最新一期纽约客杂志上读到了这样一篇封面评论文章《TRUMP’S RADICALANTI-AMERICANISM特朗普的激进反美主义》—这真的不是开玩笑,世界著名的纽约客杂志公开宣称现任美国总统激进反美:

文章将特朗普的“反穆斯林”禁令类比成纳粹的奥斯威辛集中营,将穆斯林类比成纳粹屠杀下的犹太人,将特朗普类比成疯子独*裁*者,以及authoritarian(这个词太敏感不翻译),capo(黑帮老大),demagogic(蛊惑人心的),更可怕的是文章还呼吁民众起来反抗(resistance),示威游行,甚至呼吁公务员尤其是司法部和国务院的公务员起来抵制特朗普(如上图所示)。如此言辞激切的反*政*府,特别是一个上任未满月的新政府,对于像纽约客这样的美国最主流,最顶级的报刊杂志而言,不说是前所未有,也可以说是极为罕见的。忘了说一句,纽约客属于民主党倾向的。看这火药味满满的架势,民主党仿佛是已等不及四年后的大选,要通过颜*色*革*命之手段把特朗普给提前赶下台。

上任伊始国内形势就如此严峻,如果不把局面控制住,特朗普可能很难把任期做满,在朴槿惠身上玩的把戏未来也很有可能在特朗普身上玩一把。特朗普做梦都想割中国的羊毛,但攘外必先安内,否则在国内四面楚歌的情况下,和世界第二大国中国展开全面对抗,无疑是飞蛾扑火,毫无胜算。


3.共和党和民主党三条战线上的生死之战

笔者大量研读了美国国内的相关文献,发现特朗普和共和党目前已在三条主要战线上和民主党展开了决定两党未来命运,乃至决定美国命运的决战:

1.美国最高法院法官任命。

特朗普的“反穆斯林令”是否能赢得最后胜利,关键看能否提名成名新的最高大法官。

美国最高法院法官Antonin Scalia去年2月去世,这使得最高院只剩下三名共和党倾向的右翼法官,4名民主党倾向的左翼法官,一名中立倾向的法官。

特朗普提名了共和党倾向的右翼法官Neil Gorsuch来填补AntoninScalia留下的位置。如果Neil Gorsuch的提名不能在参议院和国会通过,由于最高法院法官是终身制,那么未来十年乃至是二十年,共和党在最高法院的利益保障都会非常脆弱。如果能通过,特朗普与共和党将在控制了美国参议院、众议院两院的多数后,再控制美国的最高院。这将使得特朗普获得几乎前所未有的总统集权。并将最终赢得“反穆斯林令”的胜利。

可目前,共和党在最高法院仍然很被动。很典型的例子就是,有关机构可以在联邦法院状告白宫的反穆斯林禁令违宪,虽然白宫可以上诉,这官司一级级打上去就会告到最高法院,如果最高院民主党倾向的左翼法官数目居多,那么白宫的行政令很有可能就被判决无效。再比如,James Obergefell 和John Arthur两名Ohio男子于2013年结婚,但是Ohio州的婚姻登记处不承认同性恋婚姻,于是他们就向法院起诉,官司一路打到最高院,还有其他几个类似的官司也一路打到了最高院,最高院最后判决同性恋结婚的权利受到宪法的保护,结果不但告状的这几对同性恋伴侣可以结婚,而且由于最高院的判决对全美范围具有最高效力,所以同时同性恋婚姻在全美都合法化,这也意味着基督教牧师无权拒绝同性恋婚姻。

这种同性恋的维权,已经冲击到了美国立国基础之一的基督教——因为基督教是坚决反对“同性恋”(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宗教都是反同性恋的,而同性恋是艾滋病的最重要隐患之一是众所周知的)。同性恋在美国的合法化,牺牲了主流异性恋社会宗教信仰价值观利益为代价。比如说,同性恋维权人士讲,同性恋婚姻合法化是为了使同性恋伴侣在另一方故亡的情况下,另一方可以受法律保护对死者的遗产等事物,行使像异性恋夫妇一样的继承权,但实际上做到这一点,只要允许同性恋伴侣结成民事伴侣关系(civil partnership)就可以,完全没有必要将作为主流异性恋社会基础的婚姻(Marriage)契约关系强行挪用到和Marriage的根本传统价值毫不相关的同性恋伴侣上来。这到底是维权,还是掰直成弯的牺牲主流异性恋社会宗教信仰价值观利益为代价?

作为三权分立的三大机构之一,最高法院在移民权,堕胎权,宗教权,同性恋权,枪支权等重大政策问题有至高无上的宪法权利,一旦共和党在最高院处于数量上的劣势,那么共和党的根本利益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就无法得到根本保障。哪怕共和党掌握白宫,参议院和国会,只要最高法院掌握在民主党的手里,共和党的利益就极有可能在最高院被突破,情形就像是同性恋合法化一样。比如民主党人很有可能把推进同性恋合法化的最高法院战术用在反特朗普“反穆斯林”禁令上来。

推动同性恋合法化是民主党的主要目标之一,甚至被怀疑为奥巴马的主要政治目标之一。因为最终告到最高院的那几桩同性恋婚姻案件都是在奥巴马第二个任期几乎同时起诉的,而且都需要消耗大量的金钱,人力资源,和媒体资源,难保不是以民主党为代表的左翼利益集团精心组织的一场同性恋维权战役。如果共和党在移民权,堕胎权,宗教权,同性恋权,枪支权等重大政策问题一输再输,未来恐有被边缘化的危险,事实上美国主流精英不少人都在探讨共和党和美国传统价值观“濒临死亡”的话题。

目前这些问题的道德制高点几乎都已被民主党占据,所以最高法院法官任命这一仗,川普输不起,共和党更输不起。

2.宗教自由。

这里的宗教自由指的不是咱们国内的爱信啥信啥的自由,而是指你有按照你的宗教信仰去做你的职业,经营你的机构而不受到法律定性的歧视的指责。

比如说,你是一个婚姻庆典公司的所有者,有一对同性恋伴侣要雇你公司给他们操办婚礼,如果你因为自己信仰的原因拒绝的话,按照美国目前的反同性恋歧视法,你很有可能被判坐监,罚款等等,这就不是宗教自由(事实上,2015年最高院判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之后,肯塔基婚姻登记处的一个办事员就因为拒绝向同性恋伴侣颁发结婚证书而坐了五天牢)。而特朗普要推进这方面的宗教自由。

宗教自由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目标,那就是废除约翰逊修正案(Johnson Amendment)。这个修正案是国会在1954年通过的,禁止教会在选举当中支持任何候选人。如果不是因为约翰逊修正案,穆斯林移民权,堕胎权,宗教权,同性恋权等等重大政策取向就不会在左翼政治正确的道路上走得这么远,远到什么程度,远到美国一些中小学,甚至是幼儿园的教学内容里就开始讲类似于王子与王子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故事(以前是王子与公主),这么做的目的美其名曰是避免这些孩子长大了成为歧视同性恋的人(Bigots)。同性恋运动的蓬勃发展,以及穆斯林移民潮的日益扩张,使得基督教的基本宗教利益和共和党的政治版图日益受到侵袭。

根据美国参议院移民与国家利益小组委员会的数据,奥巴马在其8年总统任期内,总共向各国穆斯林发放了110万张左右的绿卡,远远超过之前总统的记录。难怪“反穆斯林”禁令一出,参议院民主党领袖Chuck Schumer会声泪俱下的召开新闻发布会斥责特朗普反美。也难怪,著名的同性恋投资人Peter Thiel宣布支持宗教自由拥护者特朗普之后,受到了全美同性恋社区(LGBT社区)的一致唾弃,甚至被开除了Gay籍(同性恋的男角)。宗教自由关系到共和党的生死存亡,基督教的根本利益,试想一下,如果基督教的核心价值有一天被彻底边缘化,那么丧失了立国之本的美国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那个国家绝对是共和党选民的噩梦。让我们来看下面的数据图,共和党的选民人口结构是个什么样子:


如上图所示,相对于民主党而言,共和党选民是更老,更白种人,更少受教育的人。也就是说教育资源,有色人种资源,年轻人资源已经被民主党政治正确的道德制高点垄断,而宗教自由可以显著地遏制政治正确的扩张。如果特朗普和共和党再不做为,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在美国就将由盎格鲁撒克逊文明的慢性自杀所代替,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同性恋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将收拾残局。

3.茶党运动 

共和党的茶党运动是美国现代史上最成功的一个群众动员运动,对此民主党羡慕非常,他们一致想拥有自己的茶党运动。民主党人找到了答案:妇女进军华盛顿运动(Women’s March)。自特朗普上台到目前为止,全世界有超过260万人通过Women’s March参加了反特朗普游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这么大的动员效率,这么大的动员范围,可以说是让人叹为观止。

永远不要让你的敌人知道他的力量有多强大。很遗憾,特朗普让民主党知道了。民主党的妇女进军华盛顿运动和共和党的茶党运动会不会发生剧烈的碰撞和摩擦呢?美国的民主还能和平的进行多久?

华尔街日报2月5日报道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件,特朗普本来计划在上个月26日访问哈雷工厂,这次访问没有公开宣布,结果风声却提前走露了,左翼人士得到消息,以Milwaukee Coalition Against Trump组织的名义通过facebook组织人员届时到哈雷工厂搞示威游行,人数响应踊跃,结果特朗普被迫取消形成。

以民主党为代表的左翼未来会不会利用妇女进军华盛顿运动的群众动员平台不断限制乃至攻击特朗普的亲民行程呢?如果是那样,特朗普会不会被迫和支持他的选民日渐脱节?还是最终会引发左右两翼的类茶党运动组织的暴力冲突?我们认为,美国的意识形态内战将会继续升级,即便特朗普最终搞定了最高法院,美国街头的意识形态对抗最终相当可能发展成血腥暴力局面。


4.特朗普捅了超级蚂蜂窝,中国赢得了战略回旋空间

说实话,在大量研读英文资料,研究川普新政短不足1月的时间里所导致的全美异常紧张撕裂,以及全球范围内的民*运*抵*制的情况之前,我有考虑到这里面有文明的冲突的问题,但当年读亨廷顿的这本划时代的巨著,我更多想到的是911事件,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这样的碰撞,笔者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全球最顶级的西方文明–美国,会在掰直成弯的范同性恋维权运动(真的有必要对幼儿园的孩子来讲类似于王子与王子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故事吗?这真的只是在维权吗?),和在泛穆斯林维权运动中没有底线的自残,乃至趋向灭亡。我更无法想象,在Women’s March这样的左翼类茶党运动中,泛同性恋维权运动和泛穆斯林维权运动人士会携手反特朗普,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才能使同性恋和穆斯林如此大规模的团结在一个全国性运动的旗帜下?

事实上,里根以来,在特朗普之前,不管是共和党总统,还是民主党总统,没有人主动去踩泛同性恋维权运动和泛穆斯林维权运动的雷区,不踩这些雷区就是“政治正确”,结果特朗普一上台,总统宝座还没坐热,就勇闯一系列雷区,这股猛劲估计是把所有人吓坏了,所以以民主党为代表的左翼集团才会阻止其空前决裂的反扑。比如柏林前倒塌之后,波兰多少年都希望美国能够在当地驻军,以震慑俄罗斯,美国一直没答应,结果奥巴马在不到两个星期就卸任的情况下,派出美军驻防波兰,这样诡异的事情奥巴马在离任前的一个月还干了很多很多。即将卸任总统如此密集的给继任总统使绊子的情况在美国历史上不说是绝无仅有,也应该是罕见。历史上,即将卸任总统和继任总统之间是不会撕破脸的。 

泛同性恋维权运动和泛穆斯林维权运动是民主党最重要的两个票房保障,特朗普一上台就要全动。从特朗普的内阁组成结构,以及其瓦解中俄紧密关系的态势上,看得出他把大规模割中国羊毛作为振兴美国的关键,可谓是剑指中国。其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将军一上任,就密集出访韩国日本,强调年内在韩国部署萨德,如果中国是块肉的话,看这架势特朗普来势汹汹,把刀和砧板都准备好了,为什么迟迟没有动作呢?他能不想抢在中国最关键政治格局在2017年底前奠定前发难吗?

一个根本原因就是政治素人特朗普一上台就捅了民主党票仓最重要的几个超级蚂蜂窝,让民主党获得了超强的民众动员平台和能力,组织起了空前决裂的大反扑,以至于像纽约客这样全球顶级的美国主流杂志居然在封面评论文章中呼吁美国民众用颜*色*革*命的手段来对付特朗普。这个空前决裂的大反扑令共和党大佬也不寒而栗,他们担心民主党的类茶党运动会对他们的再选带来致命的伤害,就像茶党运动兴起使得奥巴马的民主党丢掉了参众两院那样,不少大佬都在思考如何与特朗普划清界限。 

从这一点而言,不少共和党大佬都是明哲保身的,如今特朗普就像是站在泛同性恋维权运动及泛穆斯林维权运动和共和党及基督教美国文明自取灭亡之间最后的屏障。如果共和党及基督教美国文明未来真的被彻底边缘化了,历史会给特朗普这样的评价。不拯救自取灭亡的西方文明,西方文明未来拿什么去和伊斯兰文明和中华文明碰撞?特朗普又想当西方文明的拯救者,又想当和伊斯兰文明和中华文明的碰撞者,结果搞成了如今这个熊掌鱼刺不可兼得的局面。到底是罗马帝国毁于外族入侵,还是毁于自毁?同样的问题也要问问今天的美国。

看样子,特朗普很难在今年摆平左翼集团空前决裂的大反扑,中国极有希望在2017年内成功完成重大的战略部署。而这样的情况对黄金是重大利好,对美元指数,美股,和美债都是巨大的威胁。

不过,2月2日,美国商务部发布最终裁定认为,从中国进口的不锈钢板和钢带获得补贴,以低于合理水平的价格在美国市场倾销。它确认这些进口产品的反倾销税率在63.86%至76.64%之间,针对强制应诉企业“山西太钢不锈钢有限公司”(Shanxi Taigang Stainless Steel Co Ltd)的反补贴税率为75.60%。这是特朗普政府主导的对中国的第一场贸易前哨战。

这相当可能意味着特朗普觉得在短期内很难解决美国“颜色内战”问题,他可能已经放弃了先易后难,攘外必先安内的策略,内外开弓,矛头开始指向中国,中国对此不可不防。对此我们中华元智库的观点是一贯的:对于特朗普的挑衅发难,中国应该强硬对待,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否则特朗普气焰会越来越嚣张,中国会越来越被动。(作者为中华元智库主笔本文可代表中华元智库观点)

 

专题推荐 more>>
要闻
活动精选
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