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社会主要断裂带的形成-华声在线·华声会
banner
当前位置: 华声会 > 时评 >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社会主要断裂带的形成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社会主要断裂带的形成

编辑:熊松林 时间:2017-02-08 06:59:21 | 来源:新浪网 | 点击量:17294 次

文/孙立平

 

主要断裂带的思想,最早是科塞在《社会冲突的功能》一书中概括出来的。在该书中,科塞引用了早期社会学家罗斯的这样一句话:“每一种冲突都阻碍着社会中的其它冲突……只有当分裂线重合的时候除外“。他同时引用福尔泰利的话说:”在一个国家中,只有一种宗教意味着专制,有两种宗教意味着内战,有多种宗教意味着和平和自由”。

冲突,是社会生活中的一个重要现象。主要断裂带可以为我们分析不同社会中冲突的特点,提供一个有用的概念。任何社会都会存在冲突和矛盾,问题在于这些冲突和矛盾是否沿着一条主要断裂带展开。换言之,每种分歧或冲突的阵营是不是相同的。比如在美国,在打伊拉克、禁枪、同性恋结婚等问题上,社会都存在明显的分歧,但每一次分歧的阵营是不一样的。一般地说,这样的社会是一个弹性的不是一个分裂的社会。

作为一个相反的例子,从某种意义上说,原来的台湾社会,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一个存在主要断裂带的社会。蓝的逢緑必反,绿的逢蓝必反。蓝绿成为一条主要断裂带。在几乎所有重大问题的分歧上,阵营都是一样的。台湾社会的这条主要断裂带主要是由族群因素造成的。这条主要断裂带的存在,给台湾的民主化造成了特殊的困难。但总起来看,随着年轻一代的成长,随着浅蓝浅绿力量的扩大,这条主要断裂带似乎是在趋于弱化。趋势应当说是在变好。

有网友问,那中国现在存在不存在一条主要断裂带?对于这个问题,你可以随便找几个问题,当然不是鸡毛蒜皮的问题,看看分歧的阵营是不是总是差不多的。比如,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关系上你支持谁?国企改革要不要以私有化为主要方向?国内存在不存在明显的敌对势力?如果每个分歧的阵营都是差不多的,就是存在。反之就是不存在。如果这样来看的话,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主要断裂带似乎是在形成中。甚至包括像雾霾,像关于柴静雾霾电视片的争论,我们都能明显地看到这个因素的存在。甚至可以说,由于种种因素,这条主要断裂带这两年有加深的迹象。

就中国而言,这条主要断裂带是如何形成的呢?十五年前,我曾经提出断裂社会的概念,其后又分析过上层寡头化下层民粹化、上层定型化下层碎片化等趋势。断裂社会便是形成这条主要断裂带的社会基础。说断裂社会是这条主要断裂带的基础,指的是,在改革中后期,利益的分化加剧了,相当一部分社会成员利益受到不公正的损害。由此,对改革中一些重要问题分歧的加大,是自然的事情。这样的分歧带有一定政治和意识形态色彩也是不可避免的。到那个时候,这条主要断裂带就隐隐约约开始形成。

社会主要断裂带的形成,是一个事实。在这样的时候,社会应当弱化而不是深化这个断裂带。但在最近的几年中,这条主要断裂带似乎有不断加深的趋势。那么,是一些什么样的因素在加深这种趋势,这是很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和分析的。

首先的一个因素,是社会生活政治化意识形态化的程度。有人可能注意到,我举美国的几个发生分歧的例子,除了伊拉克,另两个都是社会领域的。而举的中国的例子,都是政治或与政治相关的经济问题。虽然我举这些例子时是比较随意的,但也能让我们想到一个问题:社会性问题成为人们关注的中心时,不太容易形成主要断裂带。而一个高度政治化的社会则容易形成主要断裂带。不容否认,最近几年中,中国社会中政治氛围渐浓,一些已经多年不用的政治术语政治思维开始被重新使用。这样很多的问题,被重新赋予政治性解释。比如,雾霾的问题,本来是一个与政治距离相对较远的问题,而且深受其害的是所有的人。但在政治化的语境中,对环境问题的批评被演绎为对体制甚至是对政府的批判,甚至是与国外敌对势力利用环境问题遏制中国发展联系在一起。

与之相关的,就是强调敌对思维的意识形态的强化。对于这条主要断裂带加深起了更直接作用的就是阶级斗争论的重新兴起。一般地说,只要有分歧,就有可能有对立的情绪在里边。社会应当用理性抑制这种情绪。而阶级斗争论,则直接将这种对立的情绪推向敌对。于是,意见分歧成了互相敌对势力之间的战争,攻击代替了辩论,谩骂代替了说理,于是,主要断裂带日益加深。在《环球时报》2016年年会上,讨论的一个议题就是“敌对势力在多大范围内存在”。而关注的问题,其实更主要是国内的不同政治主张。如同有人说的,“现在穿军装拿刀的敌人已经不敢来了,但穿西装的敌人有不少。”

近年来主要断裂带的加深,还与一个因素有直接关系,即中间的、温和的、理性力量的消失。一个社会存在严重的分歧与对立的时候,我们先不说对错,中间的理性的力量是一个重要的缓冲,也是社会中的一种镇静剂。但从这几年看,本来就不大的中间的力量基本被消灭了,尤其微博上。于是只能剩下极端。而有关方面对于攻击谩骂这些“阴招”、“损招”的纵容,更进一步恶化了中间力量存在的环境。一些态度温和的人,不想骂人,也不想被骂,于是保持沉默(因为在目前的氛围中,温和的理性力量有时更容易成为被攻击的对象)。为什么我们这个社会不能容忍中间的力量?因为觉得自己是绝对真理,理性力量更容易引起对绝对真理的怀疑。

前面说到台湾主要断裂带,而且我说似乎有朝好的方向走的可能。是因为:第一,浅蓝浅绿变大,深蓝深绿变小,意味着中间力量扩大。第二,民主框架逐步容纳不同力量,大家接受共同规则,承认规则下的输赢结果。第三,政治文化弹性加大。我看过他们的一些电视辩论,有时火药味很浓,有时一个玩笑又谈笑风生。一个社会应当不断填平主要断裂带,而要填平这条主要断裂带,上述因素是值得借鉴的。  

专题推荐 more>>
要闻
活动精选
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