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布力爆火的“万通六君子”迥异人生路:私奔、入狱、留守、上市、创业、投资-华声在线·华声会
banner
当前位置: 华声会 > 经济 > 亚布力爆火的“万通六君子”迥异人生路:私奔、入狱、留守、上市、创业、投资

亚布力爆火的“万通六君子”迥异人生路:私奔、入狱、留守、上市、创业、投资

编辑:许胜 时间:2017-02-10 07:00:41 | 来源:野马财经 | 点击量:14131 次

文/缪凌云 

风马牛,不相及也相及;六君子,家虽破人未散……



2017年2月9日,亚布力论坛“万通兄弟重聚首”分会场,冯仑、王功权、王启富、易小迪、刘军五人现身,他们无疑都是中国商界的精英,或精于投资、或长于地产、或委身实业,皆在各自的领域风生水起,有声有色。


倘若再算上在美国学习,未能参会的潘石屹,便形成了另一个响亮且富有诗意的名字——万通六君子。



这一名头来源于海南万通的创办。二十余年前,在下海创业大潮的推动下,还都是二十几岁,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六位年轻人,从南北各地奔赴海南,通过朋友、工作甚至大巴车等机缘结识,携手打拼,共同创办了海南万通。


彼时,王功权担任法人代表和总经理、冯仑为副董事长、王启富、易小迪、刘军为副总经理、潘石屹最初是总经理助理兼财务部经理,后同样成为副总。


今天,这些皆已年逾半百的兄弟在重新聚首,笑谈往事。


当年时势造英雄,十万草根下海南



二十余年前,市场初开、商业体系有待建设、商业规范也有待完善,在这一背景下,海南万通在划分权、责、利的时候采取了一种类似于水泊梁山相当江湖的处理方式——“座有序、利无别”(即:职务有差距,利益平均分配)。


六位或从官场下海,或从体制内铁饭碗出走,或大学刚刚毕业的年轻人,以一种充满江湖义气的方式成为最早的一批“中国合伙人”,颇有点“啸聚山林,野蛮生长”的味道,而在今天重聚时,王功权笑言:我们应该是“在野蛮的环境下,文明生长”。


王启富今天表示,“我记得很清楚,当初公司创立时正好十六个字——海南农业高技术投资联合开发总公司,一开始并没有想好做什么项目,甚至觉得农业可能有前景”;而王功权也在现场回忆,在当时的环境,那些“租个小房子,弄成隔间,里面给人搂搂抱抱的场所”的生意很好做,但很显然不是正道。


当然,万通后来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成长之路——房地产,第一桶金即来源于海口的“九都别墅”项目。此后,1993年,万通和香港利达行主席邓智仁共同开发的北京“新世界广场”项目大获成功,一举奠定了冯仑、潘石屹两个此后在中国地产界响当当人物的江湖地位。


众人回忆,万通之所以能够迅速崛起,他们也能从下海南的十万草根中脱颖而出,主要得益于几个方式。


第一自然是那份“一穷二白、但志存高远”的满腔热血;第二是对“文明生长”的坚持,虽然时代处在激烈变化中,但该办的手续、该走的流程都没有少,方才 避免了成长期可能的夭折;第三是对创新的追求,对新事物的渴望,无论是信息高速路还是股份制改革,总会在第一时间了解并运用;另外,冯仑、王功权、王启富、刘军四人都曾在牟其中手下任职,感受甚至参与了“罐头开飞机”的全程,为他们打开了另一种做生意的思路。


五湖寄迹陶公业,四海交游晏子风


在六人的共同努力下,万通的发展蒸蒸日上,但所谓一山难容二虎,何况是六位饱含激情,才华横溢的蛟龙。随着大家对公司未来路径分歧越来越大,1995年3月,王启富、潘石屹和易小迪首先选择了离开;1998年,刘军转身;2003年,王功权也最终出走,万通从“六君子”共商天下变为冯仑独掌船舵。


而分道扬镳之后的“万通六君子”,也从此开始书写各自跌宕起伏、精彩纷呈的人生。


王功权“渡尽劫波”



“中年情正好,苦乐一杯中”


用这句王功权写下的诗来形容他自己,再贴切不过。


2003年,王功权离开万通,两年后加盟鼎晖投资,成为鼎晖创业投资基金高级合伙人,在其手上,出现了亚信集团、弘成教育、展讯、江西赛维以及奇虎360等著名企业。


同时,王功权还是中华诗词研究院创始人,酷爱古典诗词。


但相比这些成功,王功权的“私奔”与“入狱”或许更为人常谈。


2011年5月16日,事业风生水起,且为有妻之夫的王功权突然在微博发声,“我放弃一切,和王琴私奔了”,随后即失去了联系,直到过了月余,才重新回到人们视界。


事后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王功权回忆,“我们在一个乡村落脚,因切断了与原来世界的电话联系,倒是很清静。闲了,上微博玩玩。可是,这竟违反了传统概念上的失踪式私奔,于是遭到跑来我微博里的一些脏嘴人们的谩骂”。


而这场轰动一时的私奔事件,带给了王功权一个变与一个不变:离开鼎晖;与妻子继续生活。“我们之间是有感情的,而且感情很深”,王功权如是解释。


“善于处理危机”,这是冯仑对王功权的评价,不过,王更善于处理的,或许还是商业的危机,而在于其自身,除了虎头蛇尾的私奔外,还经历了一场牢狱之灾。2013年10月20日,王功权因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被正式逮捕。


曾经红极一时的著名投资人,短短两年内不仅一介白衣,而且一度身陷囹圄,令人叹惋,不过,2015年8月3日,阳光100中国(2608.HK)发布公告称,新增王功权为公司董事会成员,担任非执行董事。


王功权回来了,而且回到了最初的“地产”,更应该注意到的是,阳光壹佰的董事长,名叫易小迪。


渡尽劫波,兄弟在。


“二道贩子”潘石屹



任志强曾经评价,“小潘卖东西很厉害,他是天生的二道贩子”,在今天其缺席的聚会上,易小迪等人也感慨:“潘石屹有极大的经营天赋,是个天才”,而这位“天才二道贩子”最优秀的推销品,无疑是房地产。


1995年,离开万通的潘石屹与妻子张欣共同创立了SOHO中国(00410.HK),首次将兼具办公及住家功能的“自由空间”成体系地引入,并取得了巨大成功。


2007年10月,SOHO中国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成功上市;二十年来,其作品屡次获得美国《商业周刊》、《建筑实录》中国奖等国际殊荣;潘石屹本人也拥积累了了巨大的财富。


当然,除了“卖房”,潘石屹的生活丰富多彩,玩微博、卖苹果、热衷慈善,甚至还跨界影视,不仅主演过电影《阿司匹林》,还曾主持网络跨界神侃节目《老友记》,反响热烈。


在金振业所著《潘石屹的坎》一书的描绘中,除了勇敢与远见,倔强与坚持也是潘石屹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不过如今的潘石屹,在现实面前也懂得了妥协。


2012年末,潘石屹曾经写下一篇题为《SOHO转型,告别散售》的文章,称“告别散售,持有北京、上海有价值的物业”,并信心满满地写到:“五年后,现有150万平方米物业的租金年收入将超过40亿人民币”。


可惜,接下来的日子并不如文章中所描绘的那样美好,转型之后的SOHO中国,营收和净利连续三年下滑,股价也一路走低,2015年9月末,这家曾有过600亿港元市值的公司,市值已经跌落至159亿港元。


最终,2016年,7月29日,SOHO中国发布公告称,将旗下SOHO世纪广场项目以32.97亿元售出,告别四年,重新回归“散售”。


王启富的“从政梦”



“年轻时和特朗普一样,想当总统”,回忆起海南往事时,王启富今天透露了当年的想法,“当时撇下导弹工程师的饭碗去海南,本想着去省委谋个职位”。


不过,有着“从政梦”的他却很早体现出了商业能力,早在六人合办企业前,王曾经批发过纸张,且取得了小小的成绩。“当初凑那三万块的时候,我还算有点钱,出了一万五呢”,王启富笑言。


离开万通后,王启富担任过海帝木业董事长,2010年,创立富鼎和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天津)有限公司,主营房地产投资,是国内第一批房地产投资基金公司,投资领域分布于中国房地产业、高新技术产业、新能源、公用事业等行业。


虽然号称和特朗普一样,不过王启富倒是和小布什有着共同的爱好——骑行。


早在哈工大念书时,王启富经常在周末“约几个同学四处溜达”,“那是一个28老式自行车走天下的年代”,他表示,在海南创业的时候,还曾从海口骑行到三亚。


有趣的是,热爱骑行的王启富也从资本上给予了行业大力支持,2016年4月,其与20余位来自全国各行各业的企业家,共同投资成立北京蓝天绿野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并担任董事长。


“享受过地产红利,如今要到体育行业淘金了”,王启富如是说。


“大将”刘军



“刘军是个实业家”,在众兄弟眼中,军人家庭出身的刘军最大的特点是“实在”,离开万通后,他也重新干起了最初的老本行,现为成都农业高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


与其他人相比,可能是因为专于实业的缘故,刘军并不经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但其敢闯敢干的个性并不亚于其它五人。


海南建省之际,当时在家乡有着铁饭碗的刘军并不安分,请了个假就只身前往海南,也正是在去往海南的大巴车上,主动和王功权攀谈,继而相识相交。


在南德时,刘军曾怀揣两本小册子,前去洽谈几十个亿的项目;万通分家之际,刘军是唯一一个敢坐在桌子上,指着冯仑鼻子对他咆哮的人。


“大将风范”,这是万通兄弟们对刘军的另一重评价。


“安静的”易小迪



总是身着一身深色西装,语速柔和,温文尔雅。王功权说,“易小迪做事扎实”。


万通成立初期,需要举债500万时,对方给出的条件是利润平分,年利率25%,“当时听到这个条件,我是肯定不敢签的”,回忆起曾经的“疯狂”,易小迪坦诚,“他比较稳健一点,我们四个毕竟都在南德待过,肯定不会反对”,想起当时的场景,其它四人也兴致颇高。


不过,易小迪当时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硕士,可谓前途无量,对于这样一个敢于放弃可以看得见的光明前途南下海南的人,自然不会畏首畏尾。在受命创办广西万通的时候,万通总部最多给他的一笔钱是500万,而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就寄回了400万。


离开万通后,易小迪创立于1999年创立阳光100,并于2014年3月13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证券代码:2608.HK。


不过,和冯仑、王功权等人一样,易小迪似乎也正在从商界“隐退”,2016年8月,阳光100发布公告称林少洲担任首席执行官。


在《我的价值观》一书中,潘石屹这样写道:“想起来,在我困难的时候,我最先想到的总是易小迪,他不一定会给我多少物质上的帮助,但他的讲话会给我力量,给我战胜困难的勇气。”


而易小迪说,人只有在安静时候的思想才是正确的。


“最后的”冯仑



2014年10月18日,万通地产,发布公告称,嘉华东方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华控股)通过万通控股的股权受让,成为万通地产间接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对于此事,虽然冯仑仍然是万通控股的重要股东并担任董事长,但很多媒体都选择了“冯仑正式退出万通”这样的标题,而早在2011年,冯仑就已经卸任了万通地产的董事长。


六君子最后的守夜人,最终放手。


公告显示,2014年上半年,万通地产营业收入3.37亿元,同比下降52.43%;净利润4837.23万元,同比下降59.83%;即便是在2013年行业整体向上的大趋势下,万通地产全年营业收入也同比减少了18.95%,为32.99亿元。


冯仑的离开,似乎顺理成章,离开之后的冯仑,则变得更加理想化。


一方面,他忙着发起“新住宅运动”,倡导房地产从“香港模式”变为“美国模式”,孜孜不倦地描绘并推行着“立体城市”的蓝图;另一方面,在文娱圈越走越远,在《中国合伙人》里客串角色,录制着节目“冯仑风马牛”,更令人称奇的是,《理想丰满》、《风马牛》、《野蛮生长》这些杖乡之年写出的文章,竟颇有些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小清新味道。


当然,还有公益,从2004年参与发起成立爱佑慈善基金会、阿拉善生态协会开始,冯仑的公益之路就从未停歇,不仅参与发起多个公益协会、基金,更重要的是,将制度性建设引入慈善,推动着公益组织的正规化运作。


“公益让我往纯洁的方向靠……我觉得,我比活在新闻联播里还幸福”,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冯仑如是说。


……


从1995年到如今,已经过去了二十余年,六人的命运各有精彩,都拥有了自己的一片天空,更有意思的是,王功权、潘石屹、冯仑、刘军、王启富、易小迪,这凭借“土豪产业”房地产起家六位,在经历过岁月的沉淀后,却均显露出浓厚的文人气息。


王功权的诗、冯仑的书、潘石屹的段子,刘军年少即“立志出乡关”,王启富骑行去曲阜、神交孔子,易小迪熟背《孙子兵法》、《道德经》。


更加难得的是,他们的文字,与企业无关,与商场无关,提笔即是生活,满纸皆是人生,譬如王功权的《卜算子·咫尺不传书》:


咫尺不传书,曾见难开口。总是依依苦涩情,默默心相守。

落叶恨秋声,寂寞堪伤酒。只盼来生有幸缘,此意天知否?



一代商界枭雄浮沉,昔时兄弟重聚,2013年9月,在王功权女儿婚礼上,冯仑说:


“万通六君子”,妻离子不散、家破人未亡、苦大没有仇。

专题推荐 more>>
要闻
活动精选
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