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流氓的写作方法-华声在线·华声会
bhfdghfdgfdgfd
当前位置: 华声会 > 经济 > 理想主义流氓的写作方法

理想主义流氓的写作方法

编辑:熊松林 时间:2017-02-13 07:05:51 | 来源:新浪网 | 点击量:25463 次

文/童大焕

昨天晚上看了一篇文章,于是想到这个标题。这篇文章是《绿城宋卫平的“理想小镇”终于有了第一个实体农庄!》,文章说:

绿城集团创始人宋卫平,把地产开发与农业整合到一起,成为“理想小镇”。就在一个月前,蓝城的第一个实体“农庄”,刚刚在嵊州的农业基地呈现。不久之后,从杭州的春风长乐,到上海旁的春风江南,它或将成片出现。

陈剑平,著名植物病理学家,现任浙江省农业科学院院长,2011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蓝城的“农镇之父”。当年,宋卫平正是听了他的一番话后,创办了蓝城农业。

“我们的计划是,做100个农镇,辐射带动1万个小镇,改变2—3亿人的生活。”陈剑平的表情有些兴奋。

“农庄”未来是蓝城小镇的一个产品原型,占地面积约20亩,主体是一栋落地约500㎡的中式宅院。户外,便是前庭、后院、菜园,再到大片农田和果林的“庭院园田”四级体系。

主体建筑一层架空,架空层高3.9米,做成了一个高科技农艺空间:有A字抱架水培、垂直多层水培、基质培、立柱栽培……为什么一楼要架空?因为受政策限制时,这样造房子不占用耕地面积。一楼仍用于农业生产。一个32㎡的垂直多层水培,种菜面积就有160㎡,产量是传统的3—5倍,还可以半自动或全自动管理。

文章说,陈剑平院士说:发展中国家的标志,是大量人口从农村流向城市;“已发展”国家的标志,则是城市人回归农村。最典型的代表,就是他早年留学的英国。在这个国家,每个人的终极理想,都是置一所乡间的宅子,周末穿着筒靴在花园里修剪玫瑰。陈剑平说,这个小小的农庄,可能是未来30年中国的“源代码”。藉由这个源代码,形成农民、家庭农庄、农业园区和村镇4级体系,在大城市周边编织出一串“小镇项链”,最终绘出一幅“城乡一体化”的宏大图景。

我们从文章本身来揭示其中“理想主义”的荒诞密码。文章写作者给我们描述了一个天堂般的未来农村美景,同时写道“(这样一个占地约20亩的农庄)需要3个‘农业工人’,才能照管好这类规模的一个农庄。”

20亩容纳3个农业工人,我们从这里反推,全面推广蓝城模式能容纳多少农业就业人口!

现阶段,中国人口14.56亿,其中农业户口9亿,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口7.4亿,全国耕地面积18.2574亿(2008数据,2010年以后,各地新城建设遍地开花,估计还占据了不少用地),人均耕地面积不足1.35亩。按蓝城平均3个人管20亩地模式【房屋、农地建设投入可能超过农业产出,在城里赚了钱的小资们可以玩玩,农业人口自身是无力建设的】,一个农业劳动力7亩地,18亿亩耕地最多只能容纳2.57亿农业就业人口!

根据人社部2016年5月公布的数据,2015年年末,全国就业人员77451万人,其中城镇就业人员40410万人。也就是说,农村就业人员3.7亿人。即使认为蓝城模式是最理想模式,也至少还有一亿多农业就业人口必须转移到城市才行,而不是让城市人口回归乡村!

更何况,2015年全国第一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8.99%。2014年的占比是9.17%。以后这个占比还会越来越低,比如美国也是世界第一大农业国,农业总产值只占GDP1.2%,农业人口占1%,基本上都是老年人从事农业。世界规律全球一样。中国当下必须90%以上农民进城才有活路。

今天还有人转《姚洋:中国不能抛弃小农经济》(2017-02-10 姚洋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一文给我,尽管作者自己也认为“需要指出的是,指望通过农业发家致富很难,世界上还没有先例,而在中国更不可能。把农业看得过于特殊,违背现代经济规律。”但他还是认为:“当前中国仍有超过2亿户‘人均一亩三分、户均不过十亩’的小农,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小农经济对中国发展的历史作用。目前中国不能抛弃小农经济也有现实原因。大规模的农业经营或者农业商业化,我们都做不到,因为中国的国情是人多地少,跟欧美动辄几百英亩的大农场相比有天壤之别。”

这就很人格或思维分裂了!如果因为中国还有2亿农户,所以必须小城镇化或维持小农经济,那么,30多年前中国10亿农民,是不是更应该维持小农经济不让农民进城才对?美国的大规模农业经营是天上掉陷饼从来如此的吗?他们没有经历过99%是农业人口的历史阶段吗?世界上哪一个国家和地区不是从原始社会、农业社会中走过来?

匪夷所思,匪夷所思啊!

我称一些人为理想主义流氓,要么无知,要么无耻。无耻的忽悠无知的。

理想主义者全部只看到景色和物,看不见人,目中无人。他们把农业人口减少后才有的美景天堂当成把人从城市往回拉的借口,逆历史潮流而自以为高尚!美国、德国、台湾、日本,农业农村都很美,但要看到底有多少比例的人口还在从事农业。这就行了。农业人口越少,农村越美!这是规律,绝无例外!

我丝毫没有杯葛宋卫平和陈剑平先生的意思。任何基于自由、自愿、风险和收益自担的实践都是值得敬畏的。但要清醒地认识到,任何人、任何美好的实践都只是世界的一分子,不是世界的全部,更未必是世界的潮流。我愤恨的是那种目中无人的写作和表达方法,不看到人的流向,只看到景和物。我们要时时警惕,通往地狱的道路往往由铺满鲜花和掌声的理想造就。

当农业浪漫理想主义沉醉于描述田园牧歌式的农业天堂的时候,世界上的发达农业早已经发生了与传统小农经济截然不同的、天翻地覆的变化!看看这个标题吧——《我国驻以色列外交官回家种菜:大棚1年产18季菜》(普通大棚叶菜一年能产四季,最多也就产8季。来源:央视财经2016-12-24)

更发达的地方,农业工业化生产已毫不稀奇,一栋废弃的高楼,每一层都可以无土栽培!不必靠天吃饭,灯光代替阳光!没有化肥,没有水和土壤的重金属污染。

看任何问题,都需要全局理性视野,惟有全局视野,方能达致理性!

睁眼看看世界,看看科技进步,看看未来吧!别指望躲在传统小农经济的笼子里做富民强国的春秋大梦了!

专题推荐 more>>
要闻
活动精选
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