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特朗普又给中国送上做梦也想不到的厚礼-华声在线·华声会
banner
当前位置: 华声会 > 要闻 > 刚刚,特朗普又给中国送上做梦也想不到的厚礼

刚刚,特朗普又给中国送上做梦也想不到的厚礼

编辑:鲁文杰 时间:2017-02-15 03:12:32 | 来源:政经瞭望 | 点击量:15440 次

一、这个美国纸牌屋的局势发展,简直就是一日千里啊:特朗普的亲密战友、安全顾问迈克·弗林,突然辞职了。

美国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岗位,由总统直接任命,对总统负责。出生于1958年的迈克尔·弗林,曾于奥巴马第一个任期内担任国防情报局(DIA)局长,并于2014年退休,为退役三星中将。

1947年,美国国会通过《国家安全法》,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它在国家安全机构中高于国防部和外交部门,处于各种行政和智囊机构的顶层。1953年,设立了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一职,开始的时候只是相当于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行政秘书角色,但后来地位不断上升。

到后来,在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团队中,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与国务卿、国防部长事实上构成了“三驾马车”的格局。换句话说,它类似中国唐宋时期的“翰林学士”或者是清朝的“军机大臣”,堪称“内相”。

为什么辞了?弗林当然不是心甘情愿告老还乡的,而是被攻击成美奸,“通敌”。准确的说,是和俄罗斯私通。

说起来,这个弗林也冤,他和俄罗斯私通的事,其实也是公事,就是和俄罗斯驻美大使基斯利亚克通了几个电话。关键是这几个电话,谈的都是美国国家大事,而且恰巧发生特朗普已经当选总统尚未就任、奥巴马政府针对大选“黑客门”将对俄实施的制裁措施的前一天。

据爆料,弗林在电话里给普京递话:俄罗斯政府不要对奥巴马政府的制裁采取报复行为,忍一忍吧,奥巴马政府兔子尾巴长不了了,等到特朗普上台,美俄关系就将时来运转、哥俩好了。

如果情况属实,那么弗林很可能涉嫌违反了禁止美国公民私自参与国际外交事务的法律。

说起弗林,这哥们可是特朗普的亲信,左膀右臂。他是一名退休的美国陆军三星将军,前美国国防情报局(DIA)局长,也是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最亲密的助手之一。

最关键的是,弗林和特朗普一样,他也是一名对“政治正确”不屑一顾的争议人物。他与俄罗斯关系比较密切,呼吁华盛顿与莫斯科建立更紧密的联系。

用一个中国的古代案例来类比,弗林其实就是特朗普的“军机大臣”之一。作为政治信任又从不走寻常路的特朗普大帝,为了甩开国会和可能的行政司法限制,学雍正皇帝自己搞了一个类似“军机处”的小圈子,包括自己闺女、女婿,也包括弗林、班农等人。

特朗普对弗林是很信任和倚重的。比如,去年11月18日,特朗普在纽约川普大厦会见了第一位外国领导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作为特朗普最亲密的顾问,弗林也在接见安倍的陪同人员之中。

特朗普不是皇帝,却搞了这么一个军机处,想依赖小圈子甩开监督,势必让这个军机处的成员,成为美国官僚体系的众矢之的。

二、弗林辞职,这堪称是一场美国的宫心斗。

因为打狗看主人,民主党人和这么对弗林穷追猛打,其实针对的,是弗林背后的那个总后台——特朗普。

民主党一直认为,在去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俄罗斯有干预行动,主要是其情报部门通过黑客手段,窃取民主党有关竞选的邮件,秘密提供给特朗普方面,或者通过维基解密公布于众。 

为此,在2016年底奥巴马签署了一项总统令,对俄罗斯机构和个人进行制裁,其中包括三家涉嫌参与的企业、6名俄罗斯官员等,并关闭两个俄罗斯外交活动场所,下令让35名俄罗斯情报人员在72小时之内离境。

对于奥巴马政府的指责和制裁,特朗普和普京同时表示反对201612月下旬,正在等候上任、仍然保持普通公民身份的迈克尔·弗林,至少两次与俄罗斯驻美国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通电话。其中一次通话,恰恰是奥巴马正式签署制裁令的前一天。而当时,制裁已经是箭在弦上了。

于是,围绕着迈克尔·弗林是否跟谢尔盖·基斯利亚克讨论了美国对俄罗斯制裁的问题,民主党发起了质疑。由于美国法律规定,禁止普通公民未经授权与外国政府谈判。所以,迈克尔·弗林在上任前如果跟俄罗斯讨论过如何应对、或者在特朗普上台后废除对俄制裁,则涉嫌“通敌”、破坏政府法令。

事实上,迈克尔·弗林是一个亲俄色彩很浓的人。20161115日,在接受德国《明镜》周刊专访时,弗林表示,美国应当加强同俄罗斯的合作,并与普京保持建设性关系,普京将是美国在某些事上的可靠伙伴。

因为谁都知道,弗林很大可能,只是特朗普的“白手套”,特朗普就是通过弗林给俄罗斯传递信息。也就是说,弗林其实是帮特朗普干了一些“脏活”。否则,借弗林几个胆子,估计他都不敢抛开特朗普私自去联系俄罗斯大使。

特朗普的反对势力,看到一时间撼动不了特朗普,就从特朗普身边的虾兵蟹将先下手,然后再步步紧逼。

而弗林这么迅速地辞职,应该是特朗普在丢车保帅,说明他心里是发虚的。风起青萍之末,这也说明,弗林乃至特朗普,和俄罗斯的交易可能远远不止爆出来的那些,后面可能还有更狠的爆料。

如果弗林和其他国家搞点交易,估计民主党和美国精英们不会那么愤怒。可是,和俄罗斯这一美国意识形态的劲敌交易,这就踩到了精英们的底线,再怎么着,也要和弗林和特朗普死磕一番。

也就是说,弗林辞职这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如果不整他,辞职了也就打住了。可是,在现在特朗普反对势力如此同仇敌忾的情况下,弗林辞职估计还打不住,更可能的是这只是一个连环套的开始。

可怜的弗林,就这样成了特朗普的替罪羊。

三、第一张多米诺倒下了,下面还要倒下几张,是不是要来一个通盘倒,这只有天知道了。

俗话说,物以类聚。特朗普、班农、弗林、普里巴斯都是一类人,华盛顿的局外人,做事情大手大脚,对建制派不屑一顾,对约定俗成的潜规则缺乏常识,难免被人抓住小细节上眼药,杀一杀威风。

现在穆斯林旅行禁令被挑战,内阁黑材料一大堆,特朗普的这个动量很快要被反转了,失去了特旋风的势头,掉入一大片政治斗争沼泽中才是噩梦。毕竟和掌握和话语权的精英和老政客们作对,一个在明处,一个在暗处,将被一帮玩了几十年政治的的老狐狸搞的很惨。

迈克尔·弗林败走麦城,对中国是一件好事。这不仅仅是会加剧美国内部的分裂,更很重要的,是这很有可能对特朗普“联俄抗中”的大外交战略产生颠覆性影响。

现在特朗普天天和俄罗斯眉来眼去,其关系之密切,搞得传媒都猜测特朗普的老婆是俄罗斯布下的女间谍。还有人说,特朗普在莫斯科干了类似雷政富的事,还被克格勃拍照了。

特朗普是不是被克格勃拿住过短处,现在只能将信将疑。但他显然有亲俄倾向,而他亲俄,很有可能是要拉一个打一个:重演当年尼克松联合中国对付苏联的一幕,联合俄罗斯对付中国。

为了保住美国老大地位,特朗普的如意算盘是:拉拢俄罗斯一起对付中国,这就是特朗普对普京投怀送抱的奥秘: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美国作为世界老大,最嫉恨的,就是有可能取而代之的老二中国。

其实,这和什么玄武门之变,什么金正男在马来西亚被毒针干死,本质原因是大同小异的。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除了一个禁穆令自毁阵脚不算,现在,又来了一个弗林通敌事件,这简直就是美国不断在挥刀自宫啊!美国无暇东顾,这对中国,当然是利好无疑了

风水轮流转,今天到我家。说来说去,中国的国运,还真是不赖啊!

趁对手自乱不已、自顾不暇,撸起袖子加油干吧!毕竟,在这个丛林般的国际社会,实力才是最好的防身利器!

专题推荐 more>>
要闻
活动精选
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