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华商史上的最大神话与噩梦,5000多亿市值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华声在线·华声会
banner
当前位置: 华声会 > 经济 > 当代华商史上的最大神话与噩梦,5000多亿市值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当代华商史上的最大神话与噩梦,5000多亿市值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编辑:鲁文杰 时间:2017-02-17 06:56:34 | 来源:长江商业评论 | 点击量:9364 次

近日,一桩小买卖让李泽楷和电讯盈科又成焦点——李嘉诚旗下的Three UK,溢价4倍,以约30亿港币收购了电讯盈科的英国频谱和无线业务。

 

消息传出,有人将其形容为老爸为幺儿接盘,也有人想起李泽楷当年赢得“小超人”之名,风头一度比李嘉诚更劲的5000亿财富神话与噩梦。


在此间协助李泽楷崛起,也是实际操盘者之一的袁天凡,曾在接受华商韬略独家专访时,回顾此间堪称惊心动魄的历程……


1


1999年,互联网浪潮席卷全球。已在互联网领域拿到筹码的李泽楷,决定把握机遇,大干快上。


他靠着一纸“数码港”规划成功游说香港政府按照他的规划行事并获得了大片土地,他还找来父亲最欣赏的经理人之一袁天凡出任其事业旗舰——盈科亚洲拓展的副主席,为大干一场埋下大伏笔。


被誉为李嘉诚军师的袁天凡,曾是港交所史上最年轻的总裁,也协助李嘉诚完成了多桩大买卖。他曾公开表态,除了李嘉诚家族,自己不会给任何人打工。加入李泽楷阵营后,他迅速展开了拳脚:


1999年3月,盈科“数码港”获得香港政府批准。5月,袁天凡即协助李泽楷收购一家空壳上市公司——得信佳,然后将“数码港”注入该公司并更名为“盈动数码”,成功实现了借壳上市。


借助互联网的疯狂涨势,盈动数码被热烈追捧,上市首个交易日就股价上涨15倍,此后更一路飙升,市值很快从百亿级升到超过2000亿港币,甚至比肩李嘉诚的长江实业,成为香港市值前10大。

李泽楷因此成了亚洲互联网神话缔造者和新世纪财富英雄,而且神话还在持续升温——市场看多互联网,看空传统产业的情绪持续发酵且越演越烈。


置身神话中央的李泽楷和袁天凡,看着公司股价猛涨,内心却是越来越不安。他们非常清楚自己的价值,要将盈动数码的蓝图变成现实,不但需要漫长的时间,而且充满不确定因素,一旦市场回归理性,公司的实值绝对撑不起公司的市值。


他们还从内心认定:互联网热会很快降温,互联网的资本神话和泡沫很快就会破灭。


如何抢在潮水退去之前,利用巨大的市值优势和互联网蓝图吸引力,把盈动数码做成有实实在在的资产和业务的公司?成了袁天凡与李泽楷日思夜想、只争朝夕的头等大事,也是头疼的事。


2


众里寻她之际,一个消息让李泽楷和袁天凡惊喜不已——2000年1月24日,英国大东电报局和新加坡电信同时宣布,双方将就香港电讯与新加坡电信的合并进行洽商,但具体方案并未达成协议。

拥有百年历史的香港电讯是绝对的市场领导者,在香港电讯市场的占有率高达97%。1999财年,香港电讯总营收超过320亿港元,净利润高达115.07亿港元,不但有充足现金流,还没有长期负债。


但在市场普遍看多互联网,看空传统电讯的背景下,这样一个每年百亿净利润的百年企业,其市值竟然还不如空壳的盈动数码。


持有香港电讯54%股权的英国大东电报局也是互联网的看多者,希望加快速度向互联网奔跑。一番合计,他们决定把传统的香港电讯卖给新加坡电信。

袁天凡马上意识到这是天赐良机。


如果把香港电讯装入盈动数码,他们做实盈动数码的愿望将一举而成。但要实现这个目标,是一件太不容易的事,甚至是想都不配想的事。


袁天凡预估,这至少是一个价值350亿美元的交易,盈动数码除了市值,可以说是两手空空。如何找那么多钱来收购香港电讯,是个天大的问题。


即使找到钱,他们也还面临两个大问题:


一是如何让大东电报局放弃早有预谋合作的新加坡电信。由李光耀的小儿子李显扬执掌的新加坡电信,是新加坡国有企业,当时正拿出吃奶的力气开拓国际市场,要从他们那里虎口夺食,不容易。


一是必须争分夺秒抓紧时间,在互联网依然高烧时就把事情搞定。袁天凡心里非常清楚,一旦互联网高烧褪去,盈动数码可能很快就会一文不值。

几百亿美元的找钱,击败一个国家的骨干企业,还要争分夺秒的抢时间。这些挑战个个令人望而生畏,但李泽楷和袁天凡依然决定干,而且要干成。


因为他们是李泽楷和袁天凡,所以他们觉得,这事儿,我李泽楷,我袁天凡,可以干,能干成!


3


盈动数码的方案还在密谋中,新加坡电信就把事情又往前推进了一步。1月26日,两家公司宣布,已就合作拿出了初步性的合作模式与方案。


这令袁天凡和李泽楷提心吊胆,担心自己的方案还没出来,香港电讯就已有了新主人。于是,他们不等具体方案出台,就及时把风吹给了大东电报局:盈动数码也对香港电讯有兴趣。希望以此打乱对方的进程,为自己赢得时间。


如其所料,大东电报局和新加坡电信的交易很快出现变局。2月3日,双方对估值、权益分配等问题上的分歧开始被媒体曝光;出于对香港电讯的感情,一些知悉交易的民众和业内人士也开始发表不利新加坡电信的意见。一系列不利于交易的信息和舆论下,香港电讯的股价持续下跌。

天平开始向袁天凡倾斜,他们决定向新加坡电信公开宣战。2月11日,新加坡电信和大东电报局的谈判还在进行,盈动数码出乎市场意料地甩出了第一张牌:公开表示有意提出收购香港电讯的献议。


消息发布的同时,捕猎行动也已从多方面展开。

一是从香港电讯入手,瓦解新加坡电信的交易。

袁天凡亲自上火线,和香港电讯管理层沟通、谈判。“我告诉他们,新加坡电信和你们一样面临向新经济转型的问题,两家传统企业合在一起,一定是先从节流而不是开源方面整合业务。如果新加坡电信成为你们的老板,必然会裁员和压缩业务成本,触及你们的利益。盈动数码已经占据新经济的高点,自己也不会经营电讯业务,如果我们收购你们,不会在业务和人事上有什么变化,大家的利益可以得到最大的保障。”

在袁天凡的攻势下,香港电讯管理层动摇了。


搞定香港电讯的同时,袁天凡领衔团队,抓紧赶出了完成收购的两套方案。第一方案是纯粹用股票完成交易,即用盈动数码暴涨的股票去收购香港电讯;第二方案是,用股票加现金完成交易。

虽然做了两套方案,但袁天凡内心非常清楚,这个交易最终能成,一定会采取第二而不是第一方案,因为大东电报局出卖香港电讯的主要目的就是套现,所以决然不会接收纯股票交易。


明知第二方案才会有用,依然很认真地做了第一方案,袁天凡的算盘是:要用这个第一方案来增加大东电报局对第二方案的好感,更重要的是,要用这个第一方案,来迷惑新加坡电信,使其轻敌。


“我相信,新加坡电信最终也会是股票加现金的方案。因此,我想用这个第一方案让他们低估我们付出的现金规模,不要把现金给得那么高。我认定,给大东更多现金,将是击败新加坡电信的关键。”袁天凡向华商韬略说。



4


递出方案之后,袁天凡他们开始以秒计时了。


正如此前所强调,袁天凡在整个收购中最担心的就是时间不够。他说,即使没有新加坡电信,要完成这个交易,也必须以快制胜。


因为,他们绝对没有能力,也不会愿意给300多亿美元的现金去收购香港电讯的,只有大东电报局肯收他们的股票,再加上一些现金,他们才能完成这个交易,这个交易也才有价值,而大东一定只会在继续对互联网绝对乐观,对传统业务绝对悲观,同时还对盈动数码的股票价格持续看好的情况下,才会愿意接受盈动数码虚高的股票。

袁天凡心里清楚,这种对互联网绝对乐观,对传统业务绝对悲观的时机,以及盈动股票持续走高的时间,一定是稍纵即逝。


因此,那些天,他做梦都担心市场突然从互联网高烧中清醒过来,更担心大东电报局、香港电讯那边,有人会看到他看到的这一层。


即便互联网依然高烧,要让大东电报局接收盈动数码的股票,其进展依然比想象的难得多。


“和大东财务顾问谈判时,对方第一句就问,你可以出多少钱?我回给他的第一句则是,你可以接受多少股票?”袁天凡回忆:“他的第二句是,我们一股盈动数码都不会要的;而我也直接告诉他,我绝对不会完全出现金来收购。然后,大家呆在那边差不多半个小时,没有话可以再往下说。”


一度,双方就这样谁也不让的僵持着。


袁天凡心里紧张得要死,但除了努力向大东电报局展现两家公司合并之后的美好未来,也就是让大东电报局相信盈动数码的股票会很有价值之外,他也时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听天由命了。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做足了准备功夫,就只能看幸运之神是否眷顾了。”他解释道。

一阵对峙与冷战后,大东终于传来了好消息:可以考虑接受股票。这个天大的困难解决了,袁天凡大舒一口气,但一个更大的困难也摆到面前了。


除了股票,没有什么资产可抵押的盈动数码,需要拿多少现金,又到哪里找到那么多的现金呢?


5


如何搭配股票和现金才能有胜算?


袁天凡把方案算了算,不管怎么算,算下来都是一身冷汗。他估计,盈动数码至少要拿上千亿港币,才能比新加坡电信给得更高并满足大东套现的欲望,但盈动数码是没有钱的。

只有一条路,找银行借。


如何让银行将上千亿港币借给没有钱,也没有资产的盈动数码?袁天凡用尽了心思。

最终,他从一条香港法令看到希望。

“我们收购香港电讯是用香港公司法的一个法令,按此法令,如果我们的收购能赢得香港电讯在大东电报局之外75%其余股东的赞成,我们就可以收购整个香港电讯公司,要是我们达不到这个赞成率,我们的收购也就作废。”袁天凡说:这意味着,一旦盈动数码收购香港电讯,拥有的将是整个香港电讯。


从这条法令出发,袁天凡找到了撬动银行的筹码。


“如果我们不能拥有整个香港电讯,收购就不会发生,也就不会用银行的钱,而银行还可以收些手续费用,赚这样的钱,他们会高兴;如果我们收购成功,我们则会用从银行借来的钱买下整个香港电讯。这样,我就可以告诉银行,你不要看我盈动数码值多少钱,而要看香港电讯值多少钱。因为是我收购成功之后,香港电讯就是我的,将来还钱的对象也可以是香港电讯。”


袁天凡相信,只要银行明白这点,就一定可以放款,因为香港电讯有充足的现金流,几千亿资产,而且没有长期负债,是值得放款的对象。


形成沟通思路后,袁天凡马上用此方案向自己长期打交道,也是李嘉诚的紧密伙伴汇丰银行展开了游说。不出所料,这个工作比让大东电报局接受他们的股票来得容易。因为有香港电讯的支撑,再加上毕竟有李嘉诚的招牌在那里,汇丰银行愉快而迅速地接受了袁天凡的建议。


最终,经过评估,以汇丰为首的银团们认为香港电讯可以负担130亿美元的债务,因而轻松地同意了为盈动数码提供130亿美元的银团贷款,条件是,贷款仅限于用来收购香港电讯。



从谈判到获得130亿美元贷款,整个过程,袁天凡只用了4天时间。


银行贷款130亿美元给自己,但袁天凡却不想将它全部给大东电报局。“因为我们还想留点钱继续发展,但我也知道不能给得少,否则就会失去对新加坡电信的竞争力。”一番权衡后,他们决定尽最大诚意,给大东120亿美元现金。

做出120亿美元现金的决定后,袁天凡告诉大东,“我的现金就是120亿美元,剩下的只能给股票,多余的钱,我一分都没有了。你们接受,这个生意就成了。不然,这个生意就到此为止了。”

随即,争夺进入了白热化。


被截胡的新加坡电信发起了反击。2月26日,新加坡电信发布公告,拟起诉财务顾问汇丰银行,原因是,汇丰在服务他们的同时,又脚踏两只船帮李泽楷竞买香港电讯。此外,新加坡电信还提出了50亿美元现金加股票的收购新方案,并且发表声明说,传媒大亨默多克旗下的新闻集团将入股新加坡电信,全力支持其合并香港电讯的计划,以动摇大东电报局已经偏向盈动数码的心。



市场为李泽楷和袁天凡捏了一把汗。


但袁天凡看到新加坡电信的新方案后,却已有了稳操胜券的轻松感,同时也庆幸当初,给出了超过百亿美金现金的收购方案。

他相信,同新加坡电信的50亿美元现金比起来,能够让大东马上拿到120亿美金真金白银的盈动数码,才会最终赢得成功。

3天后,这个亚洲史上规模最大的收购战终告尘埃落定。香港时间2月29日凌晨3:30,盈动数码接到大东电报局的通知:这个生意,我们做了。战斗到最后一刻的新加坡电信随即宣布退场。

从11号公开宣战到29号解决战斗,不过18天。


18天,一个近乎空壳的公司,凭借互联网高烧的泡沫,鲸吞了一家百年历史,每年百亿净利润,净资产数千亿的大企业。


这在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个案例。



6


鲸吞香港电讯之后,盈科数码更名为电讯盈科,并一度创造了超过5800亿港币的市值,李泽楷也风光至极,甚至被认为将超越父亲李嘉诚。


但很快,袁天凡他们此前担心的事情扑面而来了。疯狂至极的互联网泡沫终于走到尽头,无数互联网公司的股价开始断崖式的往下掉。


曾经最辉煌的电讯盈科最终落了个最惨的下场,不到两年的时间,其市值便从5800亿跌到200多亿。纵然有香港电讯的业务支撑,公司的运营也因为百亿美元的负债而举步维艰,后期更不断依靠出售资产才得以保命生存。


到今天,电讯盈科的市值依然不到400亿港币,而当年收购的香港电讯,则依然是电讯盈科几乎唯一的生意和利润来源。可谓狂欢之后,一地鸡毛。


当代华商史上的最大神话与噩梦,也因此在弹指一挥间就写就。而且,写故事的还是同一人。


这样一个特殊时期的特殊案例,给人们留下诸多的教训和启示,其中最大的启示,当属市场和人们在特殊时期的不理性,以及因此而有的机会和陷阱。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袁天凡始终认为,这桩被世人称为“世纪大交易”的大并购,应该被称为“世纪大奇案”才更合适。因为,这并不是一个可以预谋的计划,更像是一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这个机会是上天创造的。大东电报局卖掉香港电讯,是因为他们和绝大多数人一样,把互联网的价值看得太乐观,把传统业务的价值看得太悲观。”袁天凡说,市场难得出现这种集体极端不理性的时候,而集体不理性的时候,往往就是理性的人大发横财的机会,机会来自于那些不理性的人。


“你可以看出,实际上,我们是用香港电讯作抵押去买了香港电讯,这个生意,我想不出为什么有人会这样做。到今天我还是想不出来。我买你的资产,我借钱买你的资产,而且,我是间接地用你的资产做抵押才借到钱,将来呢,我还是用你卖给我的资产里面的钱,来还我借的钱。这样的生意,我到今天还是想不出,为什么有人会做。我真的想不出。”


袁天凡感慨,这种机会恐怕是百年、两百年难得一遇,而且,“只有在绝对乐观和绝对悲观同时发生的时候,你才可以有这样的机会。”


而无论是绝对乐观,还是绝对悲观,最终,绝对的人都为这绝对的极端,付出了绝对的代价。尤其是那些跟着一起疯,一起炒的股民们。


袁天凡认为,做交易最重要的是拥有敏锐的观察力和价值判断力。“机会在于买的人和卖的人对相同事情的看法不一样。好像半杯茶,有人看到半满,有人看到半空。怎样在半满和半空间把买卖做成并且获利,是一个买卖人应该有的本领。”


他说,人与人最大的差异是眼光和思维的差异,这是导致一切的根本。“这也是同样的事在不同的人那里,结果会有很大不同的根本原因。”

专题推荐 more>>
要闻
活动精选
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