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学生资助贫困生被指“炒作” 痛哭半天-华声在线·华声会
bhfdghfdgfdgfd
当前位置: 华声会 > 公益&慈善 > 女学生资助贫困生被指“炒作” 痛哭半天

女学生资助贫困生被指“炒作” 痛哭半天

编辑:熊松林 时间:2017-05-18 00:33:55 | 来源:成都商报 | 点击量:27126 次

  5月16日,大足龙水镇,何虹汉家租住的老房子里用彩条布隔出了自己的房间,他的母亲一说到家里的情况就忍不住流泪。

  贫困女大学生汤丽莎兼职资助三名贫困生读完初中,“莎姐姐”事件其实是父女俩希望借助媒体、呼吁社会接力救助贫困生的一次“策划”,成都商报近两日的报道发出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有提出资助意愿的善意、有点赞,但不乏说父女俩炒作的言论。

  同时,媒体也蜂拥而至。央视、中国日报、澎湃新闻、南方都市报以及重庆本地媒体……十余家媒体的采访邀约相继以短信、电话的形式抵达了父女俩的手机。

  对于报道引起的巨大反响以及紧随而至的聚光灯,父女俩选择了拒绝和沉默。“不希望大家关注我们,大家去报道贫困生吧。”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和苦恼的汤爸爸独家对话,他告诉记者,女儿汤丽莎已为“炒作论”等负面言论哭了一上午,无心准备即将到来的专升本考试,“很后悔撒了这个谎,影响了女儿前途。”

  舆论漫天

  “莎姐姐”哭了

  汤爸爸的后悔 “没想到撒了一句谎, 十句真话都换不回来”

  昨日上午,汤国民在接到女儿的电话后,浑浑噩噩地上完了第二节英语课。下课后,他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给记者发来消息:“汤丽莎一直在哭,她承受不了,别人说父亲炒作她。我也难过了,真难过,影响她考试。”

  汤国民告诉记者,女儿从一开始就反对把这件事情爆料给媒体,“她觉得自己默默无闻地帮了就好了。但是那些娃儿要上高中,我们确实力不从心。为了那些娃娃她最后才妥协了。”至于在自己是汤丽莎父亲这事上隐瞒,汤国民表示十分后悔。有着“十佳优秀教师”、“感动重庆十大市民”等头衔的汤国民,怕这些光环模糊了焦点。“本来是想你们报道汤丽莎,所以隐瞒了身份。没想到撒了一句谎,十句真话都换不回来。”

  这句谎话带来的负面影响出乎了汤国民的意料。这句谎话,带来了“炒作论”的揣测——“你的女儿要专升本了,这时候爆出来真让人觉得别有用心”;带来了电话那头让汤国民心碎的女儿的哭泣——“同学们说父亲炒作我,我今天都没有心思看书了。”想到还有几天就要到来的、决定女儿是否能实现梦想成为一名老师的专升本考试,汤国民又着急又懊悔,还有想不通:“我没做坏事可恶事,结果把女儿的前途毁了。”

  汤国民表示,如果重新来一次,自己绝对不会撒这个谎,甚至不会把汤丽莎的事告诉媒体。“我们俩能帮多少是多少。”但是同时他心里又充满了矛盾,“确实希望这些贫困生能读高中考大学。”因为他有学生通过媒体的呼吁、最终在社会的帮助下读到博士,所以他力不从心的时候想到了媒体。

  “我之前向当地媒体求过助,我的学生家庭困难、父亲去世了,然而一家媒体也没有来。所以这次才想到了给媒体说,有人在资助这些贫困生,也就是女儿的事。”

  媒体蜂拥

  汤老师累了

  把贫困生拉到镜头前 “你们采访他们,不要采访我”

  没有胃口吃午饭,手机来电却一直响个不停。下午2点,汤国民整理了一下,打开办公室门,数家直接守在龙西中学校门外的媒体还在等着。他从班上把正准备上课的4个学生,张苗、唐中乾、谢广洪和何虹汉叫出了教室,带着他们一起走向了媒体群。

  张苗、唐中乾和谢广洪,就是本报之前报道中提到的汤丽莎资助的三个贫困生苗苗、钟茜和海阔。何虹汉,因为只在“汤丽莎爱心名单”里出现过两次,先后只领取了2千元,所以汤国民在向媒体爆料时没有提到他的名字。“何虹汉大部分时候是我在资助。家里也非常困难,父亲去世了,还有一个痴呆的姐姐,靠母亲维系生活。”结果因为没有报道何虹汉,他就没有得到关注,汤国民心里充满了愧悔。

  这几日,央视、中国日报、澎湃新闻、南方都市报以及重庆本地媒体……已有十余家媒体的采访邀约相继以短信、电话的形式抵达了父女俩的手机。不接电话、拒绝采访,汤国民告诉记者自己累了——但是他仍然想让这些贫困生出现在报道里、镜头前,从而得到社会的关注。

  媒体在学校里的板房会议室架好了机器,开启了录音笔。汤国民挨着给房间里的近十名记者说:“你们要采访贫困生吧?”“你们去他们家看看吧,去家里看看才知道他们有多困难。”“何虹汉你们采访一下吧,他家里也很困难。”

  汤国民的故事才是最吸引媒体的,他被叫到了镜头前,要他再讲述一下自己和女儿怎么资助贫困生的故事。“哎呀,你们采访他们嘛。”他指着几个穿着校服的贫困生说,“不要采访我,汤丽莎也不愿意我说她的事情了。”

  拗不过,汤国民在镜头前接受了2个小时的采访。“我下午的两节英语课都没上成,学生只有自习。”走出画面,汤国民小声地向记者嘀咕。

  成都商报记者 尹沁彤 摄影记者 王勤

  贫困生家长

  如果不是汤老师,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

  昨日傍晚,记者来到了大足龙水镇郊区一家老式的四合院,这里住着3家人,其中两间房子是何虹汉和妈妈租住的家。

  夏日傍晚7点多,天还亮着,何虹汉的家没有窗户,即使点亮了一盏灯,光线依然很昏暗。这间房子前面半截是厨房,灶台上摆放着炊具和碗筷,后面半截是何虹汉的房间——用塑胶布围起来的一张床,床和墙壁间狭窄的空隙里塞了一张凳子,上面堆放着他的学习资料和课外书籍。“平时怎么做作业?”记者问,“就坐在床上。”何虹汉指着床回答。墙壁到处都是用碎塑料布打起的“补丁”。对此,他解释,“房间漏雨漏风,挡起来好一点。”

  何虹汉的妈妈陈丽刚从废铁市场分完铁回家,说起汤老师,她脸涨得通红,开始抹泪。“娃儿他爸在他还没8岁时就去世了,脑癌,花了10多万,家头都掏空了。”她告诉记者,家里还有一个已经嫁人的脑痴女儿,“屋头就只有何虹汉一个知冷知热的人,还好他懂事。”为了维持生计,陈丽把何虹汉送进初中后的第二天,就去了新疆采棉。“汤老师晓得我们家情况后,一直帮助我们,给何虹汉拿钱。如果不是汤老师,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谢谢汤老师,太谢谢他了。”记者带着何虹汉返回学校时,陈丽一直立在门口张望,“要听汤老师话哦!”她叮嘱。

  受资助学生

  汤老师看起来严厉 其实心灵美

  张苗、唐中乾、谢广洪、何虹汉,4个穿着校服的学生在板房会议室里的椅子上坐得笔直,一脸新奇地看着摄像器材和众多新鲜面孔。

  汤老师平时对你们严厉吗?张苗和唐中乾两个女孩子对视了一眼,就吃吃地笑了起来,“汤老师面相看起来挺严厉的,但我们都说他长得像’土匪’,其实心灵美。”说完两个女生就大笑了起来。

  她们告诉记者,汤老师平时很关注学生的家庭情况,随时都问他们家里最近困不困难、文具够不够用、教辅材料要不要买新的,甚至还男女分开给他们讲生理课,当这个40多岁的男老师问她们来例假的时候痛不痛的时候,引起了全班女生的哄堂大笑。“他是个很尽责的老师,也是个啰嗦的’妈妈’。”

  学校同事

  为人低调 在家长中口碑很好

  龙西中学副校长李建华说,自己是和汤国民认识了十多年的老朋友,“平时口碑很好,每次他教初一都有学生家长点名想让孩子到汤老师的班上。”对于汤国民资助贫困生的事,李建华也清楚,“但是他平时都比较低调,学校1900多人,有180多个贫困生享受了义务教育阶段贫困生生活补贴,每年1200元。”他指着4个学生,告诉记者:“他们都拿到了补贴,但是因为这4个孩子家庭很特殊,都是失依儿童或者单亲家庭,或者就是家里人残疾了丧失了劳动力,补贴可能不太够,汤老师才自愿献爱心。”

  汤老师的低调也得到了学生谢广洪的印证,“初一刚开学的时候,还是语文老师在课上给我们讲,我们的班主任其实是‘全国优秀教师’、‘感动重庆十大市民’。我当时就觉得,哇,原来汤老师这么厉害。”开学后不久,汤老师到谢广洪家里家访,再过了一段时间谢广洪收到了汤老师给他的助学金。“我从心底感谢汤老师,非常敬佩他。”成都商报记者 尹沁彤

  爱心接力

  很多好心人找到她 希望提供一些帮助

  汤丽莎:不必捐助我,帮那三名贫困生

  “让她一个人资助三个贫困生继续上高中,负担太重了,我也想尽一份力,跟她一起分担”。昨日,在关注到本报对汤丽莎资助三名贫困生读完初中的系列报道后,多名网友、读者向本报留言,表达了希望能够帮助那三名贫困初中生,减轻汤丽莎负担的想法。许多好心人通过种种途径找到了汤丽莎、她身边的人和所在学校,希望能够提供一些帮助。

  “不必捐给我 目前先准备好专升本考试”

  “捐助我就不必了,但要是捐助那几名贫困的孩子,当然非常非常感激”,汤丽莎对突如其来的关注有些不太适应,但对于纷至沓来的好心人,她感到“非常温暖”。汤丽莎并没有想到,昨天一天会有那么多人找来。媒体纷纷联系到她,她“大多推回去了”。

  更多的人找来,是来提供帮助的。汤丽莎称,昨日一整天,身边的老师、同学等等,许多人都告诉她,有好心人在联系捐款。她“特别感动”,但是希望能够先将考试准备好,考完后,再跟大家一一道谢。

  “老师们希望我能够处理好这些好心人提出的帮助”,汤丽莎说,这些爱心早已足够帮助她资助的那三名贫困生,并且还会有很多富余。对此,她称,自己会在考试后,花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和好心人们联系沟通。她希望,如果成功资助了三名贫困生后,还有多出来的钱,能够在征求好心人的意愿后,继续资助其他的贫困孩子。

  至于自己,她笑着说:“我这么大了,有手有脚有能力,自己努力就不愁将来”。

  匿名好心人希望10万买一幅她画的荷花图

  张先生也在成都商报客户端留言,打算资助三个贫困生,直到他们完成学业。他希望用10万元购买汤丽莎画的一幅荷花图,“钱交给她,让她来处置”。张先生称,荷花出淤泥而不染,这幅画很配汤丽莎的性格和精神。而当张先生得知汤丽莎下周就要进行专升本考试后,他立即说,千万不能影响到她考试,“考完再画就好”。

  昨日,许多读者联系到成都商报,希望能为汤丽莎资助的贫困生提供帮助。浙江的赵先生就是其中一位。赵先生在网上看了报道后,马上给成都商报微博留了言:“希望提供适当帮助”。赵先生称,自己很感动,也很理解汤丽莎的坚持。“我曾经资助过一个孩子读完了三年高中”,赵先生称,自己从上大学开始就曾为希望小学捐款,“工作后有了工资,就开始固定资助一个孩子”。赵先生月薪数千元,他认为虽然不算丰厚,但“至少能尽绵薄之力”。他希望能够降低汤丽莎的负担,和汤丽莎一起完成对那三名贫困生的高中资助。

专题推荐 more>>
要闻
活动精选
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