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慈善人应该活得有尊严-华声在线·华声会
banner
当前位置: 华声会 > 时评 > 公益慈善人应该活得有尊严

公益慈善人应该活得有尊严

编辑:熊松林 时间:2017-05-22 01:45:20 | 来源:华声慈善网原创 | 点击量:24724 次

【背景】

央广网广州5月15日消息:全国最早开办社工本科专业的中山大学,其社工专业因生源严重不等原因,今年起停招。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却是引发业界热议的标志性事件——它标志着公益行业的窘境。

正如一年前深圳国际公益学院首批招收49名学员,也是一件标志性事件——它标志着中国诞生了第一家国际公益学院,中国公益慈善有了“黄埔一期”,公益慈善人才极度匮乏的局面将因此有所缓解。

两件截然相悖的标志性事件,着实令人困惑,可谓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一个是竭力兴学培养公益慈善专业人才,一个是裁撤国内领先的公益慈善类社工专业;明明市场上社工人才奇缺,而大学社工专业却门可罗雀,终至停招——问题出在哪里?

 

【原因】

原来是社工待遇普遍偏低,进而引起高校生源报考率低、毕业生就业率低等一系列连锁反应。根据2015年《中国公益从业者保障状况专题调研报告》,我国56.5%的全职公益创业者月收入低于全国平均工资,其个人与家庭资产积累普遍不足,甚至有不少人“入不敷出”。

据广州某位社工专业本科毕业生说,目前广州市一线社工的月收入大概在3000-4000元,,她本人从业10年后,工资才涨了1000元不到,现每月到手的工资不过4500元。虽然市场上求贤若渴,许多公益慈善机构虚位以待,但偏低的待遇和上升通道的不畅吸引不了高素质的人才。在职称评定方面,社工和幼师一样,至今没设高级类职称。

据这位受访者说,她还不好意思谈待遇,因为世人认为“做公益慈善就要有一颗奉献之心,不要想发财,生活过得去就行”。变相的观念还有:“公益慈善事业是道德情怀之举,不能掺杂商业利益、不能赚钱”;公益慈善人若想有一份丰厚的收入从而生活得更好,就是动机不纯,玷污了神圣,有伪善、骗子之嫌……重庆商报近日报道,重庆女大学生汤丽莎利用课余期间擦皮鞋、卖废纸、做家教等兼职获得的近2万元收入,资助3个贫困生读完了初中,其事迹经媒体宣传后,引发社会争议,并指当事人是在专升本的关键期蓄意炒作。

1495414905_1477442658.jpg

汤丽莎大学3年没买过新衣,多是别人送的(刘海韵 摄)

不得不说,关于公益慈善绝对纯粹化的观念很奇葩!而更奇葩的是社会上这样观念还很普遍——包括某些专家和有关部门都或多或少的认同。前些日子笔者和一位在民政部门工作的朋友交谈,听我说华声慈善网有一部分收入将来自平台服务收费,他马上投来异样的眼光,并谆谆忠告。

 

【问题】

近年来,随着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在我们的大街小巷、穷乡壤僻,活跃着这样一些人,他们为妇女、儿童、老人、病人等弱势群体解危救难,关注生态环境,促进社会发展……这就是社会工作者,简称“社工”。标准化的定义是指从事非盈利、为他人和社会提供服务和帮助的职业化工作者。通俗的说,就是专职做公益慈善的人(注意:有别于“义工”、“志愿者”),也就可以说他们是“专职做好事的好人”。

1495414152_703210833.png 

可以肯定,社会工作是一份高尚的职业、体面的工作,社会工作者理应是高尚而体面的。但现实却是他们付去极度的心血,拿着微薄的工资,且看不到个人上升前景——身心付出与回报不对等。

一份体面的工作却只有尴尬的收入,体面起码是要打点折扣,多少只是名义上的体面罢了。问题是我们的社工并非有别的收入的“义工”,他们是要靠职业来养家糊口,他们也想过“精神物质文明双丰收”的好日子,也想有尊严的活着——这是常识。社会若不能满足他们合理的需求,他们就会用脚投票——哦,他们已经用脚投票了!

社会上,有不少的公益慈善人本身都活得很卑微,甚至他们自己都需要别人的慈善。

 

辩析

从事高尚职业的人却不具备令人艳羡的收入,能谈得上“有尊严的活着”吗?有人会说这种情形也不仅仅只有社工,譬如教师、护士等等。这些年,国家努力把教师、护士的地位、待遇提高了不少(虽然仍不尽人意),教师、护士队伍也因此稳定了不少。但公益慈善从业者的待遇却没有随国家经济发展待提上日程,不得不说和 “公益慈善不能赚钱”的模糊观念没有关系。

关于公益慈善,中国有“绝对利他”的传统文化背景,演化至今,仍带有浓厚的道德、情怀色彩,并没有随时代而发展而相应进化。就像认定和尚不能吃荤,人们形成了公益慈善一概不能赚钱的固有观念,其内在逻辑是:既然公益慈善是具有高尚德行的人主动承担的额外社会责任,是绝对利他的高尚行为,就不应该附加额外条件,也无需获得物质上的回馈,因为他们享受了道德上的赞美。这种偏狭的的认识,使得部分公众对于公益慈善人员获得物质激励显得尤其敏感,而行业中的少数害群之马又加剧了社会的偏狭。

在“绝对利他”的文化背景下,某些公益慈善人被推上了道德的圣坛,自觉或不自觉的扮演天使,但复杂的人性又常常促使他们掉下圣坛,从而放大了负面影响,并由此戕害行业声誉——最典型的事例就是陈光标。

有一个误区需要勘正:公益慈善事业不以营利为目的,是说不能赚公益慈善对象的钱,但并不是说公益慈善不能以别的途径赚钱,公益慈善人不要挣钱。公益慈善事业也是有成本的,比如把救助物质送到受助者手中,就有人工、物流等等费用,它不赚钱只啃老本,最终就会成无源之水而枯竭。

1495415292_1434531821.jpg

公益慈善机构通过商业、金融(慈善信托)钱生钱,可以壮大善款,更长久地做公益慈善。现代慈善理念中,慈善可以是一种产业,做慈善也是一种职业——这在发达国家已是一种常态。商业和公益慈善交融,既做了公益慈善,又做了商业,既产生了社会效益,又收获经济利益,这是未来的主流方向。

经济回报的多寡取决于服务对象的支付能力。公益慈善和商业最本质的区别就是一个是免费服务,一个是有偿服务。公益慈善工作者的服务对象是弱势群体,无论他们怎么努力,都不能从服务对象那里获取更高的回报。公益慈善工作者的报酬若没有别的来源,就得从善款中开支。开支多少?这是个很敏感的问题。

近年来,随着公益慈善事业不断专业化,人们勉强能够接受公益慈善工作人员领取少量薪水的事实,但在“郭美美事件”后,一系列的公益“丑闻”被暴露在大众面前,使得公益慈善人本来向渐渐好的待遇又停滞不前。

《慈善法》有个“一刀切”的标准:“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基金会年度慈善活动支出不得低于上年总收入的70%,年度管理费用不得高于当年总支出的10%;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社会团体和社会服务机构年度慈善活动支出不得低于上年总收入的70%,年度管理费用不得高于当年总支出的13%。”有权威人士指出,这个硬性标准其实也受到了传统观念的影响,不太科学,比如基金会或机构募捐的善款少,能够开支的绝对数就小,相应的公益慈善工作者的待遇自然就会低。薪资待遇低了,既难吸引人才,又导致人才流失,最终受损的还是公益慈善事业。

大家想想看:倘若公益慈善人都需要别人来慈善了,怎么奢谈慈善别人?极端的局面,就是慈善最终只是有钱人的独奏。

如果社会不能给专职好事的人更多的回报、奖掖,这样的机制怎么能促进天下的好人行业更加壮大、从而产生更多的好事


【结

泛道德化,把公益慈善事业及其从业者置于“绝对利他”的圣坛,其实是一种道德绑架

1495415780_678710263.jpg

对于公益慈善人,我们无权用天使、圣人的标准去挑剔。我们有权要求他们的只能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标准,同时社会也应该尽可能满足与他们身心付出相应的合理诉求。

在商业社会中,世上也许没有绝对纯粹的公益慈善:因为做公益慈善的资本若不直接来源于商业,必是间接来源于商业。公益慈善绝不能掺杂商业利益——错!

一个遵纪守法、专心做实业的企业——无可指责,即便它以盈利为目标;

一个既做商业又做公益慈善的企业——难能可贵,即便打着公益慈善的广告;

只有打着公益慈善的幌子,并不履行或不全部履行公益慈善的承诺,行中饱私囊之实,甚至招摇撞骗,践踏公益慈善的信用——这才是应该接受道路谴责或法律制裁的行为。

在公益慈善领域,任何只讲奉献不论回报的要求,同样是耍流氓。公益慈善从业者可以理直气壮地争取合理社会经济回报。勤工俭学支助贫困学生的汤丽莎,即便有点名利的诉求,也是合情合理的,那些袖手旁观的吃瓜群众,根本没有道理指责,更没有充当道德审判者的资格。

公益慈善人活得窝窝囊囊,是行业的悲哀。公益慈善人活得有尊严,公益慈善事业才会更有尊严!

完善公益慈善行业收入保障制度,维护从业者职业尊严,在法律层面加强对公益从业者的薪资待遇保障,推动完善专职公益从业者的人事、福利、薪酬和社会保险政策,必须提到日程上来了!  

【参考资料

中山大学社工专业本科将停招 谁之过?

女学生资助贫困生引争议 为被指“炒作”言论哭半天

专题推荐 more>>
要闻
活动精选
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