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的文杰-华声在线·华声会
bhfdghfdgfdgfd
当前位置: 华声会 > 读书 > 澎湃的文杰

澎湃的文杰

编辑: 时间:2018-06-22 02:58:54 | 来源:陈惠芳的博客 | 点击量:86402 次

1529636258_159608281.jpg

  找彭文杰喝杯酒或喝杯茶,难于上白天。青天不想上。恐高。为什么难呢?他白天东跑西跑,正楷变成狂草。晚上找,又不好意思。人家也忙。

  这家伙,从津市到常德,又从常德到长沙,几十年,角色比翻书还快,跟不上趟。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青皮刮瘦的诗人,与我是一路货色。我一转背,他就成了湘菜专家。我刚睡了一个午觉,他又成了微什么营销高手。他脑壳里的那些网络术语,搞得我发黑眼晕。

1529638438_203460017.png

彭文杰和张锡良

  昨天,我看见彭文杰的那个“福”头像,想起的是周艺文、肖艺六。文杰、艺文、艺六,文绉绉的。我简直抓狂,要换一个名字叫“高文艺”。人家喊起来动听。“搞文艺”的。

  今天,我看见彭文杰的名字,想起的却是刘文学。

  刘文学就是那个被万恶的老地主活活掐死的少年英雄。小学课本上说,那老不死的老地主要偷集体的辣椒,被刘文学发现。刘文学挺身而出,又叫又喊,又拉又扯,硬是不准老地主偷。结果,刘文学力气不够,被老地主掐死了。小时候,我学这篇课文的时候,义愤填膺,恨不得碰上一个体力不支的老地主,把他掐死,不管他是偷辣椒,还是偷人。那时候,压根儿没有想到“刘文学”这名字消失得太早,太可惜。这名字像个作家的名字。如果刘文学力气大一点,或者老地主在拉拉扯扯中倒地,脑壳正好碰到一块充满阶级仇恨的尖锐的石头,那就皆大欢喜了。刘文学不仅保住了性命,保住了英勇的形象,还保留了当一个著名作家的希望。他完全可以用作家的笔触,描绘这一惊心动魄、让万恶的老地主得到应有下场的故事。说不定还能得个鲁迅文学奖。

  啰啰嗦嗦这么多,不写彭文杰,却写刘文学,实在对不得这位华声在线副总裁。彭文杰要怪我,也只能怪你自己没有进入课本。几十年前,你“请教”的态度哪里去了?你一“请教”,我也就被迫谦虚。顺手搞几瓶酒,搞几幅字,水到渠成。几十年,我看不到你一滴水。水成了墨,都搞到宣纸上去了。

1529638419_746654241.jpg

彭文杰书法作品

  津市傍津设市,乃为九澧门户。津市出蚊子,也出蚊香。津市出牛肉,也出味精。孟姜女哭长城的时候,彭文杰不在。车胤囊萤夜读的时候,彭文杰也不在。彭文杰可能说,如果他早生几百年、几千年,也许投澧水了。因为,他不想做一个行医的大夫,更不想做一个贬谪的大夫。理解,完全理解。你可以跟我共一个时代。至少,让我有机会挖你几坨墨坨坨。

  据初步观察,彭文杰的书房里石头比较多。其中包括鸡血石。我准备打了鸡血之后,灌他一壶酒,偷他几块石头。

  2014年11月29日

专题推荐 more>>
要闻
活动精选
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