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光:新时代基金会发展的政策环境和趋势-华声在线·华声会
bhfdghfdgfdgfd
当前位置: 华声会 > 时评 > 徐永光:新时代基金会发展的政策环境和趋势

徐永光:新时代基金会发展的政策环境和趋势

编辑: 时间:2018-07-10 08:35:31 | 来源:华声慈善 | 点击量:91044 次

  【编者按】7月6日,由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主办的“一隅千里:发展中基金会的鸿鹄志”湖南主题峰会在长沙召开,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发起人、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应邀出席并作主题演讲。徐永光将中国基金会放在世界基金会大的发展潮流中进行观照,提出了当下中国基金会的发展现状和突破方向,希望多方共促以顺利实现体制和结构的转型。以下是徐永光的演讲文字整理,供参考。

1531211802_1110736460.jpg

  目前(数据截至7月6日),中国基金会发展在数量上达到了6619家,但是整体上还处于初级阶段,今天我从体制性、结构性角度来谈谈这个问题。

  首先,中国基金会发展中资源的流向与世界潮流是相逆的,是完全相反的。以美国为例,其慈善捐赠的流向是这样的:美国非盈利组织一年的总收入是一万多亿,20%来自捐款,30%来自政府采购,50%来自社会。在捐款当中,82%来自私人捐款,13%来自基金会捐款,企业捐款只占3%至5%。而中国的慈善捐赠中,企业捐赠占到60%以上。

  尤其不一样的是,美国的基金会是给行业捐款的,每年捐出500亿左右给那些社会服务组织、草根NGO,中国的基金会是公益“吸金器”,每年1000多亿的捐款绝大部分被基金会拿走了。所以,全世界的基金会都是花钱的,是一个供给资源的机构,而中国的基金会是一个吸金器,与世界潮流是相逆的。

  另外,还有一个不一样,中国的社会组织在创造增加值方面,总量支出比较大,而创造的经济贡献值比较小,这就反映出我们的支出去哪里了。实际上,大量支出给了有政府背景的公募基金会、慈善会,他们大部分在做政府的项目,大量的资源流向从民间来,给政府用,这是不是一个逆向流动?

  对于基金会发展的资源流向问题,我们正在研究,今天只点出这个问题,过段时间我将公布一个精准的数据。

  其次,在中国6619家基金会当中,定位为资助型的基金会,即把钱拿出来资助公益行业发展、资助草根NGO做事情的基金会不到总数的1%,这就反映出中国基金会发展水平之低。除此之外,我们这个行业还存在人才奇缺、专业水准不足、观念陈旧、技术落后、效率不高等问题,这就是我们行业自身的矛盾,也是十九大报告所指出的“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我们行业表现得特别充分。

  怎么解决,我也从体制性、结构性方面说一点我的建议,我认为可以从五个方面来突破。

  第一,有政府背景的基金会和慈善会应该尽快转型,用强大的力量使行业发展走向正确的路子,不再做社会吸金器,打破利益铁三角。这是公募基金会改革的关键,实际上已经有很多案例,有一些公募基金会把自己的公募权拿出来,与民间的公募组织分享,也就是共享公募权,比如说社会福利基金会、中华儿慈会、社会救助基金会,这些民政部下面的基金会,他们通过共享公募权,本身得到了非常好的发展,也给草根NGO提供了资源通道。中华儿慈会成立仅几年时间,99公益日的募捐在全国基金会中位列第一,去年成功募捐2个多亿。所以,改革不仅是帮别人,也是帮自己。中华儿慈会曾经遭受过一个小数点的风波,差一点被打死,也正是因为这个事件让更多人关注了它、了解了它,从而支持了它,也使得它蓬勃发展。而中国红十字会因为一个郭美美事件声誉受损,值得反思。公募机会要加快转型,以后资金流向都要被监控和把控。

  第二,中国已经迎来了财富家族代际交替的时期,要大力推动家族基金会的发展。家族基金会财产脱离了公司,财产更加纯净,追求的目标更高,不易滋生腐败,独立性强,愿意为创新承担风险。像美国的洛克菲勒家族基金会,100多年来已建立近百个慈善机构,为全世界贡献了125个诺贝尔奖。家族基金会把自己的财产贡献给社会,他们的慈善项目发展也因此得到社会的大力支持,从而可以做出更显著的成绩和贡献。而且,家族基金会规模比较灵活,美国的基金会中约80%是家族基金会,而这些家族基金会中的50%是50000元以下,规模很小很小,因为他们的登记没有门槛。所以,中国的家族基金会也可大可小,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而且,一定会成为民间公益创新的发动机。

  第三,社区基金会有大的发展机会。目前,中国冠以社区名字的基金会有159家。社区基金会是扎根社区、能够推动社会创新、公益发展、公民参与的好模式,只要定位好了将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美国的社区基金会只有700家,但是在动员公众参与方面影响力极大,他们的主要定位是给高净值人士管理慈善资产,方式灵活,可以做基金,可以做慈善信托,还可以做捐赠人建议基金。捐赠人建议基金,在美国叫DAF,是一个发展非常快的新潮流,在美国筹款位列前五的基金会中,有三家是DAF。

  第四,企业基金会也大有可为。美国企业基金会总共才2700家,而中国企业基金会在整个体量中占比比较大,这是中国特色。企业基金会有自身优势,他们有商业背景,懂得资产投入产出,注重效率,同时又有很多技术可以引入公益,使公益更加有效。企业基金会是有可能申请变成公募基金会的,也可以与公募基金会合作。DAF也可以在企业基金会中落地,企业可以动员客户和会员,帮他们建立捐赠人建议基金,为他们管理慈善财产,满足他们资助方向的要求。所以,企业基金会也应该成为中国基金会创新的推动力量。

  第五,基金会的支出要形成一个链条,从资助到投资,形成一个混合的公益金融链条,而我们南都公益基金会一直在这样做。南都公益基金会对标美国克罗格基金会,后者历史不足百年,拥有百亿资产,他们的公益金融链条模式值得借鉴。过去基金会的支出是两个方面,而现在变成了四个方面。过去基金会有一笔资产,一部分是资助出去,一部分用于投资,让资产滚动增值。现在第一个还是资助;第二个方面是与项目相关的投资,无息贷款;第三个方面是社会使命投资,投资给社会企业;第四个是市场投资。如今,南都公益基金会四个方面都具备了,我们将一个亿交给红杉资本,六年就变成了三、四个亿回来,社会企业方面也已经与某投资公司建立合作,同时还资助了大量社会企业。未来,还将助力更多公益力量的成长与发展。

专题推荐 more>>
要闻
活动精选
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