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领商”之枕戈:把湖南建成“世界上古文明之都”-华声在线·华声会
bhfdghfdgfdgfd
当前位置: 华声会 > 读书 > “书生领商”之枕戈:把湖南建成“世界上古文明之都”

“书生领商”之枕戈:把湖南建成“世界上古文明之都”

编辑: 时间:2019-04-11 08:08:23 | 来源:华声会 | 点击量:82674 次

1554969920_647553490.jpg

  12年前的2007年,首届湘商大会在长沙举行。枕戈曾追随他的湖大学长伍继延先生,为湘商的崛起鼓与呼,力倡“书生领商”,在湘人“书生领军”、“书生领政”后,再创湖湘文化的新荣光和第三次崛起。

  彼时,他是一名湘商的“理论家”。而今,他一手从文,一手从商,知行合一。创办了大同思想网的枕戈,因为鼓吹“世界文明起源于大湘西”,呼吁重写世界史,驰骋于国学领域,而被人称为“战狼学者”。同时,他还是长沙蓝天保卫战的参与者,践行着环保理念;策划“袁隆平丛书”,推动隆平文化驿站建设,并筹划拍摄袁隆平的电影等等,涉足多个领域的产业建设。

  当年的书生意气,经过岁月的沉淀,由湘商理论到实践,让枕戈终于成长为一名湘商了。

  最近,他又提出把湖南建成“世界上古文明之都”,为社会所瞩目。这包含了一个划时代的学术思想主题,但又是一个经济产业概念,被媒体热议,并进入了实践环节。“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他有自己一贯的坚持,在不为人知的道路上砥砺前行。

  文旅立省:“世界上古文明之都”

  与枕戈的相识之缘来于两年前,彼时,他的名字一度令记者记忆深刻。他原名李新建,却一直以“枕戈待旦”为名,这不禁让人深思“枕戈”二字背后的深意,他似乎时刻在与某种力量抗争着。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这股力量源于世界文明起源真相背后的争执。

  2012年,枕戈与杜钢建教授等学者,以大同思想网为阵地,发表一系列涉及文明起源的文章,掀起了学术讨论思潮,提出“所谓的民主、法治这些文明形态其实最早是随着上古中国人向全世界的迁移,而传播到西方”、“世界文明起源于大湘西”等旁人看起来惊世骇俗的言论。这些观点结集于已经出版的《文明源头与大同世界》之中。

  而伴随着这股学术思潮背后的关注和非议,多年来,枕戈本人一直处于“枕戈待旦”的状态之中。“我们的想法很简单,还原历史真相、解释世界文明的演变,为中华文明的再次崛起和天下大同的到来做理论准备。”枕戈说。

  在枕戈看来,关于文明起源和现代人类起源的观点,他们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丰富的文献和扎实的考古为依据的。“很多人误以为我们是从文献到文献,不讲实证的。实际上掀起一场历史学革命,恰恰首先是从湖南的惊世考古开始的。2007年,我关注到中国第一座古城——6200年前的城头山,开始重新审视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

  “以湖南为中心的南方,发现了中国乃至世界上最早的栽培稻、陶器、城市、宗教祭祀场所以及中华先民一些表达信仰的图案符号,甚至包括系统的文字符号(甘桑石刻文)。八代炎帝俱兆茶陵、舜帝南巡崩于九嶷、大禹在湘西崇山开启夏朝,证据确凿,文献丰富。中华文明起源于两湖,甚至就是湖南。这在考古学界是有一定共识的。”枕戈的眼中散发着令人夺目的眼神。

  他不只反复研究这些文献和史籍,还一次次沿着考古发现的脚步,重新追寻湖南几个考古发现背后的真相,并提出要把湖南建成“世界上古文明之都”。

  但有人说,枕戈提出湖南是“世界上古文明之都”,口气太大了。又说,世界文明起源于大湘西,这是搞湖南中心论,是地方中心主义。他觉得不理解,这反映了国人心中的自卑。

  他告诉记者,中华民族要伟大复兴,每个省都要搞出自己的特色,广东、浙江已富可敌国了,而湖南要建成“世界上古文明之都”,率先突破,体现一种敢为人先的气魄。近现代,德国和日本作为小国,其面积也不过是湖南省的1-2倍,战国时期敢于在军事上单挑全世界,和平时代以“德国制造”、“日本制造”傲视全球。那湖南突出“文旅”特色,搞一个“世界上古文明之都”,又算什么呢?

  相比沿海,湖南在工业制造和贸易方面没有自己太多的优势,“湖南完全可以以文化旅游立省,注重自然遗产、文明遗产的保护和开发,发挥山水资源优势,建成万亿产业集群;‘惟楚有材,于斯为盛’,湖南有世界上最古老的大学岳麓书院,应建成教育大省、文化大省,多培养一些思想家、科学家,为中国输出文化软实力;其次,多从影视传媒、生态农业、特色小镇、环保产业等着手,一部电影也许就拉动百亿产值,也直接带动了湖南的旅游产业。”枕戈如是说。

  他特别强调,广东香港澳门正在大力建设“粤港澳大湾区”,体现的正是新兴工业制造贸易特色;湖南建设“世界上古文明之都”,让千里如画的江山和华夏万古文明焕发新的生命色彩,“芙蓉国里尽朝晖”。不妨再看看先辈们的气魄:“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湖南人就要拿出最舍身舍己的精神,争取中国的荣光、全世界的敬重!

  思考者:湖南有华夏万古文明

  2016年2月9日,这天是农历大年初二,枕戈和兄弟朋友几人登上了茶陵(攸茶边界)的最高峰一一太和仙,这山高达1400余米,比五岳之衡山还高。

  枕戈向记者讲述一段回忆,他小时常常仰望家乡北边的霹雳仙、太和仙,只是觉得这两座山还挺雄伟,也没什么特别之处。然而登上太和仙,他脑中忽然有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并占据着他的内心。茶陵的山峰,多以仙命名一一如云阳仙、太和仙、皇雩仙、霹雳仙、青台仙、邓阜仙、石峰仙(有“茶陵七仙”之称),全国少见,莫非这里真是上古的仙山古都否?那茶陵在上古文明中又处于什么地位?

  登山而归的枕戈开始了新的思考和探索,这是文人学者的共性,永远有好奇心,不仅如此,枕戈更有一颗求真务实的心。

  他从自然地理环境、神话传说和古代文献,以及考古发现进行求证,用多重证据说明“茶陵是历代神农炎帝的祖地”。如“高山+平原+溶洞”的自然地理环境适合上古人类生存;又如宋代罗泌撰《路史》记载,炎帝“崩葬长沙茶乡之尾,是曰茶陵”。茶陵也是中国唯一以“茶”命名的县,是中国茶文化的起源地等等。

  他一步一脚印,探索了一年又一年,有人说,“枕戈这一名国学弄潮儿,有湘人霸蛮彪悍的作风。”

  枕戈对于上古文明起源的较真有种非凡的坚持和忍耐,他亲自去考察了湖南几个考古遗址,也因此,对湖南在上古文明历史中的定位有了更深的理解和思考。

  他细细向记者讲述了湖南目前四个考古发现的由来,分别是玉蟾岩遗址、高庙遗址、城头山遗址、福岩洞遗址,代表了中国最早的稻作农业文明、宗教文明、城市文明和完全现代形态的人类。

  永州道县玉蟾岩,发现了21000年前的陶器,比原来国际公认最早的距今15000年的日本陶器还早。陶器是人类工业文明的起源,是远古中国人的一项伟大发明;道县玉蟾岩也发现了世界最早的古栽培稻,距今约14000年—18000年,稻作文明早于麦作文明,且发生繁荣于灌溉发达的南方,是农业文明的起源和象征;常德澧县城头山,发现了6200年前的古城,也是迄今为止中国最早的古城,城市规模很大,建制完整,而城市文明代表着人类生活水平的一个飞跃;而道县福岩洞8万-12万年前的47颗牙齿化石,则改写了现代人的起源,由“现代人出非洲”转向“现代人出东亚”。

  此外,他说,还有怀化沅水畔的洪江市安江镇,发掘出中国最大、年代最远的祭祀场,有人考证为远古帝王伏羲之庙,距今有7800年,其中发现的器物遗迹更是让人吃惊。高庙出土的白陶刻画艺术,代表了史前中国的第一波艺术化浪潮。白陶上的太阳、八角星、神鸟、神兽等刻画图案,表达了上古中国人的信仰,并传播到全国各地。

  枕戈与其他书斋里的学者不一样,不只为考古而考古。他是大同思想网总编,大陆新儒家事业的推动者之一,“新湖湘学派”倡导者之一。在探索上古文明起源的路上,近年来,枕戈已然成为新时代的“儒商”。而他所追求的把湖南建成“世界上古文明之都”,使之成为全世界人的朝圣之地、寻祖之地,能够助推湖南乃至整个中国大西南的经济文化发展。

1554969983_2016372453.jpg

  中南大学黄石教授的现代人出东亚图

  “大湘西不是指湘西自治州、湖南西边,而是包含湘楚云贵川粤桂的中国大西南。世界上古文明之都,也不仅仅局限于湖南一地,甚至也可以扩大到湘楚云贵川粤桂的中国大西南。这里工业经济不是很发达,但山清水秀,保留了丰富的上古文明信息。”当别人以“湖南中心主义”指责枕戈时,他有时也会辩解一下。

  “世界上古文明之都”的设想,很快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杜钢建、刘俊男、黄石、周行易、阎朝科、李书泰、王佩良、黄守愚、肖赢谋等一大批学界大佬和民间学者力挺他。

  更有一批企业家参与进来,重金打造雪峰山旅游开发的尤明才董事长明确提出“雪峰山是上古人类文明之都”,而一直力推幕阜山文旅开发的宋炼钢,还一起和他撰写了《关于建设世界上古文明之都,打造千亿文旅产业集群的建议》,提交给了政府相关部门。

  湖南自古称山国,山水是湖南最珍贵的资源,而且上古文明和湖南山水是“天作之合”——

  在他们的设想中,湖南可以以四大考古为基础,全面实施“上古文明之都”的文化经济发展战略:

  湘西以雪峰山为中心,结合怀化高庙考古,打造世界宗教祭祀中心,让世人重登“上古昆仑山”,重返西王母瑶池;

  湘西北以武陵山为依托,以张家界崇山为中心,恢复伏羲的历史记忆,复原夏鲧和夏禹时期的崇山城;

  湘北有常德的城头山,堪称“世界第一城”,着重复原中国古代的池城,这里已经建成了“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湘东北有幕阜山,古称“天岳山”,为“六岳之首”,有伏羲陵墓,有禹夏遗迹,这里是通往长江北岸的出口,也有可能是炎黄蚩大战的古战场所在地;

  南岳衡山近2000年是南方佛教中心,也是三苗古国的范围,还留下了大禹治水的禹碑;

  湘南以永州的九嶷山、舜皇山等为中心,恢复有巢氏、舜帝的历史记忆;

  永州玉蟾岩、福岩洞是中国考古重地,这里甚至是世界现代人类起源、农耕文明起源的真正原点;

  湘东南以茶陵的云阳仙、古茶山为中心,着重恢复神农炎帝的农耕文化,以及少昊鸟文化。目前茶陵已建成中华茶祖园,其实堪称“世界茶祖园”,是个好开端。

  他说,如此,结合自然山水、历史神话,把湖南的上古历史发现整体规划推向全世界,打造千亿文旅产业集群,加快实现湖南旅游强省目标,助力中华之崛起,可以期待!

  先行者:文化旅游恰逢其时

  由全球专业级权威《孤独星球》公布的“2018年世界性价比最高旅游十佳目的地榜单中”,湖南是中国唯一入围该榜十强的地区,认为湖南是一个“一直被低估的高颜值省份”。

  2017年1月12日,在长沙召开的全国旅游工作会议上,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许达哲指出,湖南将围绕建设以“锦绣潇湘”为品牌的全域旅游基地,加快推动旅游资源大省向旅游强省跨越。

  这一战略与枕戈心中的想法不谋而合,“湖南过去有很多‘都’的称呼,比如工程机械之都、动漫之都、世界稻都、世界媒体艺术之都,为湖南的经济发展和文化发展产生了积极推动作用。现在,湖南应建设成‘世界上古文明之都
’,这将成为湖南经济新的增长极。”他的这一想法也成为湖南省政府平台上的“金点子”。

  在记者心中,枕戈是一位非常有先行思维和执行力的人,这一特质早在大学时代已崭露头角。彼时,他因热爱文学,特意由湖南大学电气学院降级转到文学院。他先后创办“山楂诗社”,《印象》文化杂志,出诗报、搞诗展,热爱并崇拜海德尔格、尼采、海子。但枕戈没有选择沉迷于文学世界,而是由美学的思考逐渐关注中国思想的未来,返回汉语思想开端,尝试中西思想汇通。

  2012年,他与杜钢建教授、邹红艳律师、唐宏站博士等创办大同思想网,助推了大陆新儒家学派的成立,主推了中华文明起源“南方学派”的成立,又主推了西方伪史论“新疑古学派”的成立。现在,从产业上,又提出把湖南建成“世界上古文明之都”。

  枕戈身上其实一直有青年学者所应有的家国情怀,这种情怀是他身为湖南子弟对家乡腾飞的殷切盼望,也是他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深切希冀。

  他一直有自己的想法,同时乐于把这想法付诸实际。枕戈的身上也一直有一股“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的洒脱和不羁。

  早在大学时代,他在同学眼中就成为了“异类”,而后在学术界,他的大胆言论与观点更是使非议和嘲讽常在左右,这还不是一年两年,大概有十来年了。但这都没有阻挡枕戈那颗时刻散发着蓬勃生命力的求真之心,反而越来越坚韧。

  “有时也有压力。因为网上的评论简直如狂风巨浪席卷而来,甚至包括一些认识的朋友,也转发嘲讽我们的文章。还有多年一起搞学术的朋友,也因此断了来往,总觉得我是不是有点疯了一样,说什么‘疯子和天才只差一步’。当然,我也会拿出证据和他们辩论。”枕戈说,“学术,从来是越辩越明。很多事情我感觉到,仿佛是冥冥之中有天意,当我们提出这个观点时,马上有很多学者呼应我们的观点。政府也在开始实施旅游强省,推行文化+旅游,真是恰逢其时。”

  枕戈一直是一个行动派,他觉得只有在行动中才能体现自身的价值,恰如他的名字“枕戈”一样,时刻准备着去行动,去战斗。

  2019年伊始,2月25日到26日,省委副书记、省长许达哲,副省长隋忠诚、吴桂英等,兵分三路,前往湘赣边区8个县市进行了一次专题调研,而调研的目的是湘赣边区乡村振兴示范区建设。

  湖南省政府在乡村振兴、文化旅游上的发力,让枕戈按捺不住内心的澎湃,“湘赣边区也就是‘大湘东’地区,以茶陵云阳山、平江幕阜山、攸县凤凰山会稽山、炎陵县炎帝陵的上古文明最为著名,‘世界上古文明之都’也将在这一波乡村振兴中崛起于世界。”

  对文化旅游,他一直颇有兴趣和情怀,他和他的朋友刘昭晖正在制定大湘西上古文明旅游线路。文化上,围绕文明起源,他在编书著书,时不时在网络领域发出惊世骇俗的呐喊。而今他也是一名湘商,“文人领商”,身体力行地做一些事,如做环保产业,推动全省“蓝天保卫战”的胜利,小有成绩。

  当然,枕戈也知道湖南离这一目标还比较遥远,他也早已做好了准备:“我准备用10年乃至一生的时间,推动湖南、大湘西、中国大西南,建设成‘世界上古文明之都’,最终让中国成为人间天堂、世界伊甸园,彰显她在世界上的文化、经济乃至政治意义。”

专题推荐 more>>
要闻
活动精选
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