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历史的心灵呼唤——我读《将军,我要回契丹》-华声在线·华声会
bhfdghfdgfdgfd
当前位置: 华声会 > 读书 > 穿越历史的心灵呼唤——我读《将军,我要回契丹》

穿越历史的心灵呼唤——我读《将军,我要回契丹》

编辑: 时间:2019-07-30 03:09:27 | 来源: | 点击量:29191 次

我们来自哪里?去往何方?我们的心灵家园安放在哪里?如果有心灵家园,它应该是一个怎样的模样?我从陈越诗作《将军,我要回契丹》里找到了答案。

  一个人不可能脱离历史和民族而存在。回望中国历史,就是一部中华民族的大交融大团结的奋斗史。《将军,我要回契丹》采用诗人自叙的方式,表达了对故国的怀念和对和平的向往。作为中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少数民族王朝,契丹已消失在历史的烟尘里,而勇猛刚强的契丹精神,则化身为内蒙古大草原的无边青草,成为中华民族血脉的一部分。

穿越历史的心灵呼唤——我读《将军,我要回契丹》

  陈越是一个才华横溢的音乐人。与很多音乐人不一样,他善于发现资源和整合资源,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复合型人才。他享受才华所带给他的天马行空的思维方式,也享受无拘无束的艺术人生。他雄浑而壮阔的嗓音,一如其深沉而内敛的性格。无论是写诗还是作曲,陈越总能找到一个独特的视角,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情感。“将军,我要回契丹!”非常口语化的一句表白,一下子就将读者的思绪带回到千年以前。一句诗,塑造了一种意境,有声音,有形象,有动感。这正是陈越的过人之处。看到这句诗,我的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一位契丹将军在率队征战归来途中,突遇风沙迷了路,仿佛掉进了时空隧道。当他们重新出现在草原的时候,世界已彻底变了样,原先那个强盛的契丹王朝已不知去向。这时,有一位同行者策马来到将军身旁,情不自禁地喊:“将军,我要回契丹!”

  这个人是谁?可以是“将军”的女友,可以是“将军”的随从。也可以是你我之中的任何一个人。

穿越历史的心灵呼唤——我读《将军,我要回契丹》

  相传契丹的祖先男骑白马,女骑青牛,在潢河相遇后,一见钟情,喜结连理。他们一共生了八个孩子,后来繁衍成自称“镔铁”的契丹族。契丹人骁勇善战,建立了大辽政权,后被金所灭。陈越在契丹故地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巴林左旗创作《将军,我要回契丹》,可谓是恣意挥洒的神来之笔。没有时光飞船,现代人是无法穿越到古代去的。但就是这一声呼喊,一种历史的苍茫感,一种回归人性本真的诗意,如穿透乌云的阳光,照彻了每一个读者的心扉!

  契丹,在陈越的诗里,不仅仅是传统文化的象征,也是我们民族文化的根脉所系,可以理解为我们每一个人的“根”。寻根意识是人类的一种自觉意识。我们从中华传统文化的根脉里走来,开枝散叶,汇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潮流之中。陈越知道诗意的塑造在于直击人心,也知道唯有大情怀大胸襟的真情吟唱,才能引起最广大的读者的共鸣。当今社会太过噪杂,人们都在寻找属于自己的心灵静土。“将军,我要回契丹!”犹如一声棒喝,使彷徨的人们得到清醒,使犹豫的人们找到了坚定,使迷路的人们发现了回家的路径。

穿越历史的心灵呼唤——我读《将军,我要回契丹》

  在这首诗中,“将军”只是一个意象,可以是命运之神,也可以是作者自己。诗作赋予“契丹”以英雄豪迈、勇敢无畏的精神内核。英雄情结,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一种情怀。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内心都住着一个英雄。当有机会表述的时候,这个“英雄”就会从自己的心房里一跃而起。现代社会,生活节奏加快,人们在奔波忙碌之中,惭惭迷失了自己。如果说有心灵家园,就应该是草原的模样。广袤而无限的草原,象征着自由,“芳草碧连天”的草原,象征着快乐。在蓝天白云之下,策马狂奔;燃起篝火,在草原上放声歌唱,几乎是所有生活在钢筋水泥林中的“城市人”的梦想。

  活在手机微信时代的人们,渴望拥抱大自然,渴望从中华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纷纷扰扰之中,人们在呼唤人性的回归、资源的共享,人们在思考生命的价值、人生的走向。这个时候,陈越的诗出现了,犹如草原上空飞翔的雄鹰,吸引了所有朋友的目光,让他们接受召唤,并开始辨认自己回家的路。

  旌旗猎猎、万马奔腾的大辽在何处?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每一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将军”。每一个人都拥有一匹白如雪的战马,它会陪伴你驰骋疆场,去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

  “将军,我要回契丹/我要回到血脉偾张的大辽/看旌旗猎猎、万马奔腾/去鹰击长空、千里追风/我念极了那匹白如雪的战马/也念极了如青牛般妩媚的你/我要和你生儿育女不多不少/刚好八个把他们养大成人/聚成部落聚成一个如镔铁般强硬的王朝……”在真情隽永的倾诉中,诗人把契丹的历史和盘托出。

  “我用二百又十次的挥杀/只为了在大漠深处刮起一场无人能及的黄沙/然后隐遁在时光深处陪你独步天涯/其实我从未远离/我只是厌倦了厮杀/我要回到和你相遇的河边/残阳如酒,一饮而下/将军,我要回契丹/我要放下屠刀把每一粒风沙,变成菩萨。”——这首诗里有历史传说,有爱情故事,有情感的倾诉,更有意志的表达。语言铿锵有力,意境辽阔而雄奇。

  作为一位作曲家,陈越的诗不但具有音美、形美和意美等传统诗歌的特征,而且因其构思新颖而具有“惊异之美”。

  诗是诗人说的真话。诗人的任务就是要把读者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让他震惊,让他反省,让他得到安慰。在《将军,我要回契丹》一诗中,诗人陈越成功地对“契丹”这一历史概念进行了诗意的解读和锻造。通过“白马”、“青牛”、“黄沙”等意象的刻画,为读者呈现了历史的纵深之感、时代的祥和之美。最后一句“把每一粒风沙,变成菩萨”,使诗的意境得到了升华。

  愿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回契丹”的途中找到自己的精神家园!

  (作者吴重生,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当代诗人,文艺评论家,现供职于浙江日报报业集团。)

专题推荐 more>>
要闻
活动精选
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