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科技向善与企业社会责任意味着什么?

2019-12-09 13:03  | 作者:    |   来源:公益中国    | 点击量:
导读

数字经济时代需要跨界融变、普惠包容,更需要讨论企业、明星与社会责任,公益与可持续发展的关系。12月8日,由凤凰网主办、凤凰网公益承办、九大基金会联合支持的行动者联盟2019……

数字经济时代需要跨界融变、普惠包容,更需要讨论企业、明星与社会责任,公益与可持续发展的关系。12月8日,由凤凰网主办、凤凰网公益承办、九大基金会联合支持的行动者联盟2019公益盛典在北京举行。在下午的高峰论坛环节,就5G时代善科技的打造、企业社会责任与可持续发展问题,徐永光、吕廷杰、何日生等专家观点碰撞、金句频出。


          图:活动现场。

“行动派”主题演讲 聚焦社会问题解决

本次高峰论坛分主题演讲、善学对谈和圆桌论坛三个环节。凤凰网副总裁、总编辑邹明作为主办方代表,发表题为《以行证言 拥抱未来》的致辞。他表示,理念的进步,给中国公益事业带来了的飞速发展,也让中国公益人更加懂得“行胜于言”,更加体会到行动之于言语的珍贵。2007年,凤凰网发起了专注解决中国贫困儿童生存、健康、教育及未来发展问题的“美丽童行”,开启公益的可持续发展之道;2016年,凤凰网发起了行动者联盟,如今已经走过4年。希望各界人士在言必求实的基础上,以行证言,共同践行公益、拥抱未来。

  

          图:邹明致辞。

  在主题公益演讲环节,三位“行动派”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李一诺,深圳市恒晖儿童公益基金会理事长陈行甲与国际志愿者迈克尔·海尔曼,用他们在一线的行动和思考,提出了很多问题,也给了公众一些答案。

   2019年只剩最后20多天,最早一批出生的90后即将“奔三”,而1999年出生的90后,青春才刚刚拉开帷幕。公益也刚走过它的第一个十年。曾经裸辞的县委书记、现任深圳市恒晖儿童公益基金会理事长陈行甲先生,带来他兼具深思与方法论的主题演讲:《新时代,新公益》。

  

          图:陈行甲演讲。

  他表示,新时代的重要标志是继工业、农业、科学技术、国防之后的第五个现代化——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而标本兼治的公益系统工程将会成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与新时代的新要求相比,我们国家的公益是相对滞后的。新时代的新公益,新要求就是参与社会治理体系,搭建有效可信的平台和参与渠道,推动社会问题的解决。新公益的核心就是授人以渔。

   而如何以有限的资源应对看似无边的社会问题?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李一诺在主题演讲《无惧孤独:追求发展与平等》中表示,一方面要接“地”,认识全面而非片面的事实,从而正确定义问题;然后要触碰“天”,为无声的群体发声,建设性叙事,多维度创新以寻求破局。“最终,我们需要更多这样‘顶天立地’的公益人。”

   来自德国、走过45个国家、扎根云南教育扶贫的国际志愿者迈克尔·海尔曼先生,分享了《国际志愿者眼中的中国公益》,他说,预测未来的最好方法是创造未来——我们所有人都必须成为和平创造者。

  

          图:迈克尔·海尔曼演讲。

  行业大咖直击科技向善痛点

  随后的善学对谈环节,就“5G时代的科技向善与公益人文”,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教授、善学文化中心首席导师、慈济基金会主任何日生,北京邮电大学教授、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吕廷杰,北京沃启公益基金会理事长、阿里巴巴集团政策研究室主任朱卫国展开讨论。凤凰网公益主编、女童保护基金发起人、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孙雪梅担任善学对谈环节主持人。

  古有“人性本善”“善人者,人亦善之”。如何定义“善”?何日生直言:“善是东西方文明的核心议题。对于西方,善是真理。对于中国,善是利益万民、利益万物。善,是以利他为动机,以和合为手段。和合是善。善的理想是‘与万物合一’‘与万法合一’的共善。”

  

          图:何日生谈对善的理解。

          来自阿里巴巴的朱卫国,从数字技术角度强调,科技向善是数字技术时代的一种焦虑。“以AI和区块链为代表的数字技术,不但在创造价值,而且在创造价值观。与其说科技向善是一种觉悟的表达,不如说是一种焦虑的表达,一种来自科技巨头的强烈伦理焦虑。因为意志的本质是人心惟危的半推半就,善恶都在一念之间,善恶都在自由的神秘性中,有其渊源。科技向善是数字时代的夕惕若厉。”

  

          图:朱卫国谈“科技向善”。

  对于“科技”这样一个中性词,如何指引“向善”?朱卫国认为,“公益”和“人文”是担保科技向善非常重要的导向,科学必须要有“廓然大公的精神,如果以科技去徇私的话,必然堕入恶的深渊”。而人文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庇佑科技向善,“成为一个人,并尊重他人为人,这是所有公益和公义最基本的原点。”法律制度的建设够为科技向善提供扎实的规则环境,但科技向善最基本的遵循,是尽最根本的本分——道义,此外,才是基于美德的增加福利!”

   吕廷杰直言当下很多人的“公益困境”——希望拥抱公益事业,却担忧公益没有有效可依赖的平台,而5G与区块链将给予技术支持,“因为区块链具有不可篡改、不可抵赖、可信可运行的特征”。吕廷杰透露,区块链科技手段会让公益的捐赠有迹可循,“永久记录大家做下的每一件善事,让它们成为社会符号”。

  

          图:吕廷杰教授谈5G区块链在公益的应用。

          行至远处,也需不忘初心。吕廷杰表示,公益以善为根,而“善”是每个人的初心、人类精神世界最大的文明之根。“科技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它与公益的碰撞一定会给社会带来照亮人类前进进步的光辉,我们应该把科技作为推动公益事业的发展。”

          因为一次扶贫调研,吕廷杰发现还有小部分少数民族地区的教育待普及,期待未来更多教育资源通过5G技术触达偏远地区。“我们一直说可以远程医疗,用更高清的视频、AR和VR虚拟现实的能力,展示病变的情况和器官的数据,很多疾病甚至可以提前诊断,不至于造成这么大的家庭伤害。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让边远山区的孩子看到城里优秀教师的授课?这些都是科技可以改变贫穷,改变人们生活状态非常重要的方面。”

          值得一提的是,入围本次行动者联盟公益盛典年度十大公益创意的情系远山小学双师课堂,已经开始尝试这样的形式。

          “科技的研发与进步正是在解决人类痛点,把科技用在公益上,就是我们行动非常重要的方向。”最后,吕廷杰以史警示科技人。“近代史上很多科技最先都不是用在公益,所以我们提出科技向善,很多科技企业都在提出这样的概念,这是非常正确的,因为在提醒大家科技真正的用途应该是哪里。我们知道二战就有了核能技术,但是最先用的不是核电站,而是核武器。六十年代美国人就开发了分子交换技术,没有拿它去做互联网连接大家,而是先做军用数据指挥网络APA Net,后来向民间普及才有了今天的互联网。”当科技推进人类福祉时,也会加速人性趋向黑暗。主持人孙雪梅总结,人类似乎正处于另一个关乎命运的十字路口,“未来怎么去,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选择”。                圆桌论坛:企业社会责任“花对钱”是关键

          当“商业向善”成为一个高频词,和它紧密相连的“企业公民社会责任”就不得不提。十九大报告对企业承担社会责任也提出过明确要求:做贯彻新发展理念的新企业,做生态文明建设的先锋企业,做解决民生问题的生力军企业。公益、企业代表热议“企业社会责任”。

          8日下午的圆桌论坛环节,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希望工程创始人徐永光,中国西部人才开发基金会理事长兼秘书长汪文斌、中英人寿保险有限公司副总裁马旭和吉利控股集团公关传播部部长、企业社会责任部部长宋兆桓共同围绕“企业社会责任与可持续发展”,展开思考和讨论。凤凰网全国营销中心总经理郝炜担任圆桌论坛环节主持人。

          徐永光形容企业如同一个社会公民,“一个好的企业公民,其商业活动不光为股东利益最大化,而应全面考虑对所有利益相关方的影响,包括雇员、客户、社区、供应商和自然环境”。脱贫攻坚进入关键期,中西部地区发展尤其受关注。中国西部人才开发基金会汪文斌理事长所在的基金会曾和多家企业合作,他总结,社会工作的“种”是人才,“根”是机制,“酶”是资源。一句话:培育良种,扎牢根基,优化资源,这棵树才能常青。

          和行动者联盟有过深入合作的中英人寿和吉利控股集团,也表达了他们在履行企业社会责任时的感悟。中英人寿的“星星点灯”关爱留守儿童公益计划,已进入第十年,以音乐、体育、科技等各种支教的互动形式,走过中国13个省市。对于这样的坚持,马旭介绍,“十年前我们结合Street to School来做留守儿童计划,有幸碰到了凤凰网,合作也是分为几个阶段:第一阶段通过各种活动,包括回话和唱歌让他们融入社会,然后通过各种科技的进步,技术的成长,能够让他们对未来有所期望,再加上今年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我们打造整个留守儿童计划的时候也是围绕精神层面来做。近十年我们投入了四千多万,对于一个企业来讲,这一部分资源确确实实是作为成长型的企业是个压力,但是对于社会也是有非常好的收益,因此这场活动一定会坚定不移地做下去。”

          企业社会责任与品牌建设相得益彰,马旭说,中英人寿始终以“关爱万家”为企业愿景,将关爱文化融入到公司的日常经营之中,所以“企业社会责任”从未影响公司盈利,反而帮助公司推动了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在专门成立了企业社会责任部的吉利控股集团做带头人,宋兆桓谈到吉利的企业社会责任时,特别强调,作为社会组织的一份子,企业应该不止于关注主营业务发展,更要关注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这也是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必经之路。“2020年是精准扶贫的收官之年,吉利公益在后扶贫时代将更多关注教育公平、环境保护等领域,协同各方资源,通过吉利‘吉时雨’公益,呼吁更多企业加入此行列,让世界感受爱。”明年,吉利控股集团将有意识地从CSR转向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虽然我们是香港的上市公司,也希望除了财务以外能够更多地展现企业各个方面来自公益的支持和资源,这也是我们自己的想法,确实也是随着目前外部环境,大家对公益、CSR和ESG的理解,逐渐开始走向另外这条路。”

          对此,徐永光提示企业家,企业要履行了自己的基本使命之外拿钱来做公益,千万要把钱用对,别去浪费钱。“花钱真的有学问,花得好的可以以一当十,花得不好的话就会把穷人的恶激发出来。”徐永光特别提到企业践行社会责任时,策划的留守儿童帮扶项目。他认同对留守儿童艺术才能的培养,“如果你把他们的艺术细胞激发出来,实际上就是激发了他们的创造力和想像力。”

          徐永光进一步讲到,现在中国几乎一半以上的农村学校都没有音体美课,实际上这对孩子来讲是起跑线,数理化不是起跑线。音体美就像一个孩子,你给他造了一辆车,车的轮子必须装得齐,否则车子是走不远的,数理化只是车上装的货,现在一半以上的学校都没有音体美课,我调查了福建的希望小学,480所希望小学有一半都没有开音体美课。

          教育的信息化对农村来讲是一个痛点。徐永光提到,通过信息化的通道,乡村孩子可以得到最好的教育。某一互联网教育企业有一个互联网+计划,叫做互+计划,现在已经覆盖了100万个孩子,三个小孩的学校只有一个老师,他们用平板电脑给孩子最好的教育资源,所以他们在全县考试考得最好,这就是教育信息化的力量,公司把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用在这些地方就非常对了。 



【责任编辑:许胜】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