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水滴筹沈鹏公开道歉的背后:创变,创益,“想要一个更好的世界”

2019-12-09 16:03  | 作者:李军奇     |   来源:创益说    | 点击量:
导读

该爆发的终于爆发。2019年12月5日晚上,水滴筹创始人兼CEO沈鹏在新浪微博上发表了一条长微博,主题是《水滴筹欢迎大众的监督,希望重新赢得信任》。在发出这条长微博的同时,沈鹏还……

1575878534_1861891577.jpg

  该爆发的终于爆发。

  2019年12 月 5 日晚上,水滴筹创始人兼 CEO 沈鹏在新浪微博上发表了一条长微博,主题是《水滴筹欢迎大众的监督,希望重新赢得信任》。在发出这条长微博的同时,沈鹏还附带了一句话“再管不好,我愿把水滴筹交给相关公益组织”。

  沈鹏的道歉信,以诚恳平息了很多网民的怒火,但关于水滴筹的企业属性问题,持续引发了社会,尤其是社创圈的热议。

  一手公益,一手商业

  客观来讲,这种为弱势群体众筹的模式,很早以前就有,譬如我们参加单位或学校组织的帮助重病同事或同学的捐款,或是向贫困家庭的捐款,或是向国内受灾地区的捐助等等……这些是在互联网时代前,社会上普遍存在的“众筹”方式,我们把它叫做好事。

  相比传统众筹模式,以水滴筹为代表的互联网众筹平台,突破了时空界限,参与门槛低,透明度更高。一定程度上,它挽救了人们曾经对公益组织公信力缺失的担忧。公开信息显示,水滴筹是水滴公司的社会责任板块,水滴公司并不从中盈利,甚至还会进行大量补贴,以保证筹到的每一分钱都打给用户使用。

  按理说它是公益组织。但它生存的链条不止于此。目前水滴筹以形成了“事前保障+事后救助”的保险保障体系,其中“事前保障”包括了水滴互助、水滴保险商城;“事后救助”则包括水滴筹、水滴公益。从水滴官网上了解到,除保险业务外,目前水滴还推出水滴生活、水滴善选,进军电商领域,进一步扩展其商业模式。

  用公益获得流量,进而销售保险和做大电商生意。水滴筹的商业野心在于后端,但必须有源源不断的众筹来支撑,譬如动用大量的地推,这就无形中埋下是非的祸根。这不是一个公益组织的玩法。如果公益的流量被保险商城购买,购买的钱用于众筹的运营费用,同时公益部分和商业部分的财务独立透明,那么,水滴筹的公益属性,不会被那么多人质疑。

  如果不做切割,以风投的方式拿来的资本,其逐利性的本质昭然若揭,必然会反噬企业的公益初心。公益于是沦为商业的工具,公益成为企业的营销幌子,这就是很多公益圈人士诟病水滴筹拿公益说事的原因所在。

  能解决“社会痛点”的企业,就是社会企业?

  那么,水滴公司是社会企业吗?

  4月12日下午,由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主办的“中国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行业扫描调研报告发布会暨2019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奖启动仪式” 上,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2018社会企业奖“年度社会企业奖”获奖者沈鹏发表主题演讲。沈鹏表示,决定人类命运方向的不是科技本身,而是科技所承载的人性温度。水滴公司使命是用互联网科技助推广大人民群众有保可医,保障亿万家庭。

  很明显,该论坛是肯定水滴公司的社会企业属性。在一篇《累计筹款超过160亿,水滴筹的社会企业价值之路》的文章中,如此写道:“之所以说水滴独特,是因为水滴向来的自我定位,都是一家‘社会企业’——这个源于英国的企业形式,寻求的是以商业的方式,解决社会存在的问题,寻求商业逻辑与社会价值之间的平衡,让商业为社会所用。”

1575878545_2120925372.jpg

  作为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的支持者,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徐永光对社会企业的评定更加宽泛。徐永光是摩拜入围的坚定支持者。他提出社会企业的三底线,即社会目标、环境目标和财务可持续目标。“如果从这三个底线来看,摩拜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社会企业。”在徐永光的眼中,以摩拜单车为代表的共享单车企业解决了包括减少碳排放和雾霾、减少交通拥堵、解决城市公交“最后一公里”出行等社会痛点,其优点还包括摩拜单车的“互联网+”物尽其用,有益骑行者身体健康等等。在他看来,不但摩拜单车是社会企业,任何一家能解决“社会痛点”的企业,都是社会企业。

  沈鹏表示,从诞生第一天起,水滴公司就是为了解决一个社会问题出现的,创业初心是“用互联网科技助推广大人民群众有保可医”,聚焦互联网大健康保险保障领域,希望为广大网民提供事前保险保障的同时,也能够为他们提供患病后的救助。

  在此标准下,水滴筹显然又是社会企业。

  吊诡的是,查阅相关报道,没有查出沈鹏直接说过水滴公司是社会企业。但显然,沈鹏不拒绝社会企业奖的加冕。

  社企星球创始人刘玄奇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国内公益创业和社会企业的发展。他曾发微信给沈鹏:“将水滴筹定位社会企业的标杆,未来或许会给水滴筹的发展带来压力,对于社会企业行业来说,会让‘社会企业’这个概念更加的模糊不清。水滴筹是一家了不起的甚至伟大的社会责任型企业,但要做成社会企业的标杆,可能不一定是好的选择。”

1575878551_618504275.jpg

  “社会企业,首先它是企业,所以要跟评价好的企业的标准应该是一样的,比如说好的商业模式,好的管理团队,好的市场前景,是可预期的,有持续的盈利能力的。然后在这基础上,还要有好的企业文化。”最近十多年一直推动商业文明向善进化的湘商文化旗帜人物伍继延提出自己关于社会企业的评判标准,“第三,因为社会企业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服务社会,所以这就得看它对社会做出的贡献度,譬如保护环境,做慈善公益,维护行业的发展。”在他看来,从这三个维度来评定社会企业,不会偏离方向,“比较靠谱”。

  社会企业到底是何方神圣?

  创变,创益,从商业到个人皆有可为

  早在1978 年,英国人Freer Spreckley 就已正式提出“社会企业”这一名词。全球最大的社会企业家支持网络“阿育王”的创始人Bill Drayton 先生也是在上世纪70 年代后期首次定义了“社会企业家”概念。

1575878557_1146687075.jpg

  2006年,孟加拉的尤努斯教授成为了首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社会企业家,他创办的“格莱珉银行”旨在消除贫困。

  英国是最早倡导社会企业的国家,也是目前公认的社会企业最为发达的国家。1972年英国贸易与工业部将社会企业定义为: 社会企业是把社会目标放在首位的企业,其盈余主要是用来再投资于企业本身或社会/社区,而不是为了替股东或企业持有人谋取最大利益。

  在我国,香港社会企业资源中心的定义是:社会企业不是纯粹的企业,亦不是一般的社会服务,社会企业透过商业手法运作,赚取利润用以贡献社会。它们所得盈余用于扶助弱势社群、促进小区发展及社会企业本身的投资。它们重视社会价值多于追求最大的企业盈利。

  社会企业在中国已开始逐步发展,并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支持。其中包括来自一批像创思、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社会企业研究中心、21世纪社会创新研究中心等机构的大力推进。

  在刘玄奇看来,真正使社会企业逐渐在我国成为一个为众所知的概念,一个关键性事件是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BC)2008年6月开始试点推出的社会企业家技能培训项目。

1575878565_852178866.jpg1575878597_530997116.jpg

  在推出这个项目之前,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在中国组织了一个关于社会创新的会议。当时,素有“打工皇后”之称的吴士宏,通过翻译尤努斯的自传《穷人的银行家》和戴维·伯恩斯坦的《如何改变世界——社会企业家与新思想的威力》,在中国大陆引入了社会企业家的概念。

  2008年由香港政策研究基金会创立的社企民间高峰会在传播社企理念、推动社企在我国的发展,贡献卓著。

  中国的社会企业和社会投资的发展正在从萌芽期进入市场构建期。在此背景下,海南成美慈善基金会、浙江敦和慈善基金会、南都公益基金会等17家机构经过半年的酝酿协商,决定联合发起“中国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论坛”,以整合资源共同推动社会企业和社会投资的发展。2014年9月21日,中国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论坛启动会在深圳发展中心中国慈善会上举办。发扬社会创业家精神,缩小贫富差别,让社会更加公平,成为历届论坛的重要话题,吸引了来自商界、设计界和互联网行业等不同领域的众多社会精英。

  在我国,地方政府也在大力推进社会企业的发展,譬如成都。社会企业的成都定义:经企业登记机关登记注册,以协助解决社会问题、改善社会治理、服务于弱势和特殊群体或社区利益为宗旨和首要目标,以创新商业模式、市场化运作为主要手段,所得盈利按照其社会目标再投入自身业务、所在社区或公益事业,且社会目标持续稳定的特定企业类型。

  成都市工商局建立成都市社会企业评审认定制度,邀请市级相关部门、业内专家学者以及第三方机构共同组建专家评审委员会,开展了成都市2018年(首届)社会企业评审认定工作,2018年12月,最终产生了12家首批社会企业。

  认证后的社会企业有义务通过成都市社会企业综合服务平台或成都信用网等平台,对企业信息进行披露、公示,提高社会企业经营透明化。如果企业发生较大安全、质量事故,或者因违法违规受到有关部门行政处罚,或者被纳入经营异常名录或者违法经营‘黑名单’的,都将取消其社会企业资格。三年内不再受理其该企业的认定申请。

  尽管关于社会企业的评定标准,自社会企业被引进中国,一直处于争议之中。但两点似乎一直被圈内人士强调,一个是解决社会问题,一个是不以盈利最大化为目标。对这两点的重视程度,反应了当前国内不同群体对于社会企业的期待重点。

  社会企业的认定标准,之所以在当前还没有取得共识,最大原因是因为社企实践在国内的历史还比较短暂。但不可否认的是,在中国,社会企业并不再是一个高不可攀的概念,甚至人人可以成为身具社会企业家精神的创益人——“把自己创变成想要的样子,把世界创变为我们想看到的样子”。

  在美国,一个叫J.B.施莱姆的男人帮助了数以千计的来处低收入家庭的中学生进入大学;在南非,一个叫维洛尼卡·霍萨的女人推出了一种以家庭为基础的艾滋病病人护理模式,改变了政府的卫生医疗政策。在吴士宏翻译的《如何改变世界》一书里那些社会企业家就都是老师、律师等一些普通的人。它告诉我们:如果世界需要改变,人类社会并不缺乏实现它的道德资源和聪明智慧。

  在给世界带来美好的创变面前,人人可为。进,可以创办社会企业,以组织行为规模化推进;退,可以个人的创意和行动去撬动美好的发生。只要你拥有创变世界的决心和行动,哪怕改变的只是一点点,就会为整个世界和整个社会带来巨大的变革。



【责任编辑:许胜】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