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牵起手感受世界,她用爱为“折翼天使”导航

2020-06-24 11:29  | 作者: 张璐    |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 点击量:
导读

  “小猫咪,喵喵喵……小鸭子,嘎嘎嘎……”    6月22日,在长沙市开福区思语儿童发展中心,一群可爱的小朋友在老师的带领下,一边做着动作一边缓慢地发着声。与一般的学生不……

  “小猫咪,喵喵喵……小鸭子,嘎嘎嘎……”

      6月22日,在长沙市开福区思语儿童发展中心,一群可爱的小朋友在老师的带领下,一边做着动作一边缓慢地发着声。与一般的学生不同的是,他们的耳朵上都戴着助听器。

      在教室的后面,该中心负责人向安平则握着笔,记录下每个孩子的发音情况。向安平告诉记者,一个字的发声,有些孩子甚至要艰难地读上百遍,才能跟正常人发音有几分相似。 

      (向安平正在给小朋友们上课。)

      当天是中国关爱儿童慈善活动日,在这个全世界的孩子们都应该被关爱的日子里,向安平说,她最大的愿望便是这群孩子能和正常的小朋友一样学习知识,长大后能很好地融入社会。

      从“门外汉”到行业专家,她说心诚则灵

      “你看,这是睿睿妈妈给我发的微信,她说睿睿在前几天的考试中,数学的分数挺不错的,语文分数也有提高呢!”

      “这是熙熙去参加少年宫书法比赛获奖时的照片,她爸爸发给我的!熙熙成绩特别好,在班上可以排到前几名呢!”

      ……

      来到向安平办公室,她的手机提示音刚好响起。向安平拿出手机,脸上挂着欣慰的笑容,谈到学生,她无比幸福。夏日午后的阳光,安静地洒进她的办公室,照到她满头青丝中零星白发。 

      (向安平通过游戏的方式帮助小朋友加强声音记忆。)

      10年前,经济学专业的向安平毕业后在一家公司做会计。忙碌的生活让她无暇照顾自己的孩子,公司的压力也让她喘不过气,于是她便萌生了当老师的念头。“我想着,做老师有寒暑假,上下班时间又稳定,方便我照顾孩子。”令向安平没有想到的是,走上特殊教育这个行业,她陪伴孩子的时间却变得更少。

      因为没有教师资格证,向安平被许多学校拒之门外。“请问你是向女士吗?你有兴趣从事特殊教育这一块儿吗?”就在她气馁时,一个电话拨了进来。打电话的是一家民营听障儿童康复机构的领导,他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了向安平的简历。

      “特殊教育是什么?怎么教育这些孩子?待遇怎么样?接到电话后,我有点不知所措,于是便回绝了他。” 向安平笑着说。

      “小向,实不相瞒,现在湖南的特殊教育还在起步阶段,非常缺乏优秀的老师。虽然你不是教育专业,但是我看了你的简历,十分优秀,我相信你能在这一领域有所建树,能帮助更多的残疾儿童。” 这位领导给她打了一个月的电话,也向她吐露出实情。

      “他的真诚与执着打动了我,后来我决定去特殊康复机构看一看。”向安平手里拿着茶杯回忆道。

      一天下班后,向安平来到这家民营听障儿童康复机构,刚踏进大门,小朋友们蜂拥而至,热情地过来抱她。面对这个陌生的阿姨,小朋友喉咙里发出“啊啊啊”的声音,来表达对她的欢迎。

      看着孩子们纯真的眼睛、可爱的脸庞以及格格不入的助听器,向安平被触动,她暗下决心:要帮助更多的听障儿童进行听力语言康复训练和矫治。

      从康复机构出来后,向安平便冲进书店,一口气将与听力有关的书籍全部买下来了。

      光靠自学是不够的,为了更好地掌握实用的听力康复训练知识,向安平辗转打听到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李福胜教授开设了相关课程。于是,她便经常利用休息的时间,穿越了大半个长沙去听李教授的课。

      渐渐地,这位与众不同的学生也引起了李福胜的注意。“在与李教授熟悉了之后,我经常向他咨询在康复机构遇到的问题,他也特别用心地为我解答困惑。”聊到这位热心肠的教授,向安平充满感激。

      “两耳全聋”的孩子张嘴发声的那一刻,她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而坚持

      虽然做了十足的心理准备,但是在帮助听障儿童康复过程中所遇到的困难,还是远远超出了向安平的想象。

      “曾经一度我想过放弃。”向安平坦言,给这些孩子上课,除了有足够的耐心外,还要有足够的爱心,“加上那时候特校老师的待遇不高,我的生活过得挺艰难的。”就在向安平摇摆不定时,小越越被送到了康复机构。

      “这个孩子两耳全聋、内耳畸形,又无法佩戴助听器和耳蜗。”向安平说,当时机构里的其他老师包括孩子的父母对小越越能开口说话都没有抱任何期望。就在没有老师愿意教小越越的情况下,向安平主动承担起了他的康复老师。“可能我身上一直有股不服输的劲儿吧!” 向安平大笑着说。

      通过观察,向安平发现小越越的眼力特别好,脑子也十分灵活。向安平联想到纠正自己小孩儿发音所用的方法时心生一计:不如试试通过观察口型和感受物体的震动,帮助小越越发声。 

      (中心的老师正在带领小朋友做游戏。)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向安平牵着小越越的手,从最开始带他感受滑梯的震动,到触摸声带的震动,她带着孩子练训练了无数遍。终于,三个月后,小越越艰难地叫出了第一声“妈妈”。

      “当时越越妈妈的泪水就像水龙头一样,一下子飚了出来,怎么也止不住。她不停地朝我鞠躬,不停地道谢。当时我突然明白了我为什么要做这一行,也坚定了我继续走下去的决心。”多年以后,就算向安平已经创办了新的康复机构,但每当聊到这一幕时,她依然双眼噙泪。

      “现在越越去到了特殊学校上学,通过观察别人的口型,就算听不到,也能与他人进行简单地交流。”向安平向记者骄傲地炫耀,仿佛越越就是她亲生的孩子一样。

      关注特殊孩子心理健康,她希望他们能拥有挺拔的人生

      在思语儿童发展中心教室外,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吸引了记者的注意。向安平告诉记者,她是一位名叫缘缘的小女孩儿的奶奶。

    

      “她们是浏阳人,因为孩子有听力障碍,在她出生没多久,妈妈便离家出走了。” 向安平说,为了给缘缘装上人工耳蜗,这个本来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

      当被问到为什么不是爸爸来陪缘缘做康复训练时,向安平无奈地摇了摇头:“她的爸爸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平时靠做点零工养家糊口,今年因为疫情的原因,他在长沙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便去到了其他的地方打工。”

      “我很庆幸孩子的奶奶跟着一起来了。”向安平说,缘缘今年6岁,安装人工耳蜗也已经有两三年的时间了,但是却一直不能说话。通过与缘缘奶奶地接触,向安平发现,缘缘在家完全没有用到“耳朵”。

      “并非只要给孩子装上了耳蜗,孩子便能开口说话。” 向安平告诉缘缘奶奶,老师与家长要一起努力,才能帮助孩子逐渐恢复“用耳”的习惯与意识。“这样,缘缘也才能开口说话。”

      交谈中,记者得知,向安平在知道缘缘的情况后,刚开始时亲自将孩子接到自己的家中,亲自照顾她。然而,突然发生的意外终止了这一切。 

      (向安平向记者介绍小朋友们的画作。)

      2018年,向安平家中突发变故,来自生活与工作的压力几乎压垮了她。“还好我调整过来了!我会继续努力将中心办好,这样才能帮助更多的孩子!”

      向安平告诉记者,因为这场变故,她更加关注听障孩子们的心理健康问题。现在她每天的工作除了教好学生外,又多了一项:为这些孩子做心理疏导。她会记录下孩子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孩子近期的表现有所变化,便会与孩子的家长交流意见。

      从事特教老师多年,向安平能够感受到“政府越来越重视特殊教育的发展”,比如贫困孩子可以申请免费的人工耳蜗,像他们这样的康复机构可以享受到一定的拨款。“有了政府的补助,我们中心也免去了孩子们的学费。”但挑战依然严峻。向安平认为,特殊教育的目标就是帮助学生适应社会,而这并不容易。

      “当年我进入这一行时,大部分康复机构是没有本科毕业的老师的,从这个专业毕业的老师更是少之又少。” 在向安平看来,湖南特殊教育与10年前相比,已经有了质的飞跃。但是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比,湖南在师资方面与教育理念上还存在一定的落差。 向安平告诉记者,很多父母变卖掉家里的房子,去到北京或者上海,就是为了帮助孩子更好地恢复。

      “还有很多农村的孩子,没有条件接受正规地听力恢复训练。所以我现在正在编写 一本关于听障儿童听力训练的书,希望帮助孩子的家长,在家里就可以帮他们做恢复训练。”关于未来的工作,向安平说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努力。

      (以上听障儿童名字皆为化名。)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张璐 摄影 张劲夫 )



【责任编辑:许胜】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